一個以色列人,一個美國人,一個印度人,一個俄羅斯人正坐在一家餐館裡。一位記者走過來問道:”對不起,請問,我可以聽聽你對最近肉類短缺的看法嗎?”
那個美國人問道。 “什麼是’短缺’?”
印度人問道。 “什麼是’肉’?”
俄羅斯人問道。 “什麼是’意見’?”
以色列人問道。 “什麼是’對不起’?”

這是個在突顯不同文化中帶出笑點的笑話.  記者隨機問一群人有關對肉類短缺的看法和意見.  被期待的答案可能是高言大論, 如這是人類自找的, 這是政府政策問題等.  當然這樣就不會是笑話.  一種笑話之所以好笑, 常是因為出乎我們通常的反應範疇, 機智地表現出另一種思路.  (對不起, 有時笑話一被分析就變得不好笑了)

接下來不同國家的人的回答顯露出大家對這些國家的刻板印象, 比如美國物資的豐盛, 無法體會什麼是缺乏, 所以美國人的回答是 “什麼是短缺.” 印度人比較多人吃素,  所以回答的是 “什麼是肉?”  蘇俄的政府給人的感覺還是很鐵腕, 所以當他們的回答是 “什麼是意見?” 讀者也跟著心領神會.  讀者期待著那以色列人還能問什麼呢, 記者問的這句話的三個重點都呈現出來了, 這笑話以色列人還能怎麼回答.  不料, 他的回答竟是在記者問卷調查以外的話, “什麼叫 ‘對不起’?”

這個逆轉本身就是個好笑點, 但知道以色列人特質的更會拍案叫好.  為什麼呢? 以色列雖跟中國一樣經歷了歷史的長河! 中國是禮儀之邦, 在以色列地的猶太人卻常常在態度言語的表達上非常直接到讓人覺得不甚舒服. 所以這笑話的笑點是以色列人自己都覺得自己人不是習慣客氣說話的.

 一般來說, 今日在以色列地的父母對孩子們抱怨他們很不聽話.   所以父母是寄望藉著將來孩子當兵時可以被好好管教一下! 在以色列地留學的朋友也發覺這些孩子們在應對進退上很不客氣, 如果是中國孩子早就挨罵挨揍了, 朋友猜是不是其實父母親態度本身也比較缺乏客氣呢? 當然這只是個大概的狀況, 筆者的猶太朋友們的小小孩或孫子們還是十分有教養的, 但我們在公車上看到的學生們, 的確比起亞洲甚至美國的孩子們都要更狂野一些…

以色列地的猶太人長年在面對各樣物資的有限或缺乏, 加上周圍國家時不時發動攻擊, 他們自然很難活得優閒雅緻. 在男女皆兵的訓練後, 大家都變的很堅韌. 覺得他們講話容易帶點刺, 可能是免得被欺負.  所以他們自稱生在以色列地的猶太人是薩布拉(Sabra), 就是一種帶刺的厚肉植物, 皮粗有刺, 但裡面卻是甜軟多汁. 

筆者有一次參加以色列團體旅遊, 最後一天趕著要回機場, 但從屬巴勒斯坦的撒瑪利亞地要進入屬以色列管理地的閘口時, 導遊緊張地說, “大家趕快禱告吧, 看來這些以色列軍人選上我們這車要上來搜查我們是不是從撒瑪利亞地帶入什麼危險物品, 有可能會很久, 恐怕大家要趕不上飛機了.” 我們靈機一動全車就唱起希伯來語歌, “平安, 朋友們.” 我們熱情洋溢地操著中國腔大唱希伯來語歌.  上來的這兩位年紀輕輕的以色列兵, 看得出我們明白以色列的不容易, 也是真心的在祝福他們, 他們竟然檢查不下去了, 熱烈盈眶不知所措, 有點慌亂匆忙地下了我們的旅遊車.  我們整團都站起來, 從車窗看著他們向著我們揮手道別, 我們也猛揮手回禮.  猶太導遊的眼角也濕了, 她說, “我們習慣堅硬地對待要來攻擊我們的敵人, 遇到像你們這樣願意來祝福我們的, 我們反而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了.”

那時, 一句經文湧上心頭, “我們愛, 因為 神先愛我們”… (約翰一書 4:19)

參與討論

2 則留言

  1. 哈哈,真是太棒的笑話,趣味洋溢,而且有深度的解釋和反思,在談笑之間把以色列的人文歷史做了深入介紹,再配合親身經歷解說,令人印象深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