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麽是口传妥拉 (口传律法)?

引言

妥拉 (希伯来文 תּוֹרָה, 意思是”教导, 训诲”) 通常指的是摩西五经, 也就是圣经的前五卷书 – 创世记, 出埃及记, 利未记, 民数记, 申命记. 尽管”妥拉”的字面意思是教导或训诲, 并不等同於法律, 但因着种种历史原因, 中英文圣经常常将”妥拉”翻译为”律法” (Law).

因为摩西五经是以书写文字的形式流传, 所以摩西五经又称为书写妥拉 (希伯来文 תּוֹרָה שֶׁבִּכְתָב, 英文 Written Torah) 或书写律法. 相对於摩西五经, 历代犹太拉比对於摩西五经的解释, 引申, 与应用, 通称为口传妥拉 (希伯来文 תּוֹרָה שֶׁבְעַל פֶה, 英文 Oral Torah) 或口传律法. 我们或者可以将口传妥拉视为历代犹太拉比的圣经注释.

口传妥拉是犹太传统的核心

口传妥拉是犹太传统的核心, 并且口传妥拉对於犹太人如何具体遵行妥拉, 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妥拉中的许多诫命, 并没有定规具体如何遵行, 例如安息日不可作工的诫命:

当记念安息日丶守为圣日。六日要劳碌作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华你 神当守的安息日.这一日你和你的儿女丶仆婢丶牲畜丶并你城里寄居的客旅丶无论何工都不可作.

出埃及记20:8~10

尽管妥拉定规安息日不可作工, 但妥拉并没有明文定规什麽事算是作工. 因此如何具体遵行安息日不可作工的诫命, 有赖於犹太拉比们定规出哪些事算是作工, 哪些事不是. 犹太拉比所定规具体遵行诫命的方式称为哈拉卡 (希伯来文 הֲלָכָה)ְְ, 意思是”当行的道”.

书写下来的口传妥拉

口传妥拉原本是以口耳相传的方式流传, 因而称为”口传”. 然而在主後第三世纪初, 拉比犹大·哈-纳西 (希伯来文 יהודה הנשיא, 英文 Judah the Prince) 收集当时的口传妥拉并加以编纂结集成书, 称为米示拿. “米示拿” (希伯来文 מִשְׁנָה, 英文 Mishnah) 字面意思是”重复” (repetition), 指的是复诵的学习方式: 门徒重复拉比所说的话, 直到滚瓜烂熟为止.

自从米示拿的问世, 後来的犹太拉比继续针对米示拿的内容进行讨论与补充, 并於主後第四世纪与第六世纪将讨论结果先後结集成书为耶路撒冷塔木德 (希伯来文 תַּלְמוּד יְרוּשַׁלְמִי, 英文 Jerusalem Talmud) 和巴比伦塔木德 (希伯来文 תַּלְמוּד בָּבְלִי, 英文 Babylonian Talmud). “塔木德” (希伯来文 תַּלְמוּד) 的意思是”学习, 研究”. 巴比伦塔木德的权威与重要性远超过耶路撒冷塔木德, 以致当人们说起塔木德时, 一般都是指巴比伦塔木德.

口传妥拉的起源

尽管口传妥拉最早成书於主後第三世纪初, 然而口传妥拉的起源要远早於此. 虽然众说纷纭, 但多数学者的共识是口传妥拉至少可追溯至犹太人从巴比伦被掳回归之时, 也就是所谓的”第二圣殿时期”之初, 相当於主前第五~六世纪. 当文士以斯拉随同其他犹太人从巴比伦回归以色列地时,

这以斯拉从巴比伦上来丶他是敏捷的文士丶通达耶和华以色列 神所赐摩西的律法书 (摩西五经)… 以斯拉定志考究遵行耶和华的律法丶又将律例典章教训以色列人.

以斯拉记7:6, 10

既然文士以斯拉教导百姓妥拉, 他自然而然地需要解释妥拉并定规如何具体遵行妥拉, 这是口传妥拉的一个明确的例子. 口传妥拉可能起源更早, 但没有明显的证据.

口传妥拉的起源不但早於主後第三世纪初成书的时间, 也早於主耶稣的时代. 主耶稣和法利赛人都称口传妥拉为”古人的遗传” (马可福音7:5, 8). 既然是古人的遗传, 口传妥拉自然要远早於主耶稣的时代, 而不是主耶稣当代的法利赛人才加以定规下来的.

但口传妥拉无论多早, 似乎不大可能起源於巴比伦被掳之前, 也就是第一圣殿时期. 在第一圣殿时期, 当时的以色列 (包括北国与南国) 仍然是独立的国家, 并且此时拉比尚未出现, 教导妥拉并定规如何具体遵行妥拉的责任基本是在於祭司, 利未人, 和审判官的身上,

你城中若起了争讼的事丶或因流血丶或因争竞丶或因殴打丶是你难断的案件丶你就当起来丶往耶和华你 神所选择的地方丶去见祭司利未人丶并当时的审判官丶求问他们丶他们必将判语指示你。他们在耶和华所选择的地方指示你的判语丶你必照着他们所指教你的一切话丶谨守遵行.要按他们所指教你的律法 (妥拉)丶照他们所断定的去行丶他们所指示你的判语丶你不可偏离左右.

申命记17:8~11

既然口传妥拉是历代犹太拉比对於摩西五经的解释, 引申, 与应用, 那麽没有拉比的话, 自然就没有口传妥拉.

正统犹太教对口传妥拉起源的认知

然而, 拉比犹太教和後续的正统犹太教都宣称, 口传妥拉起源於以色列人出埃及後, 神在西乃山给以色列人的启示. 他们相信当时 神不但将妥拉 (摩西五经) 赐给摩西, 也将口传妥拉一并传给了他. 口传妥拉乃是 神所启示对妥拉的解释, 并且口传妥拉藉由代代的口耳相传不间断地保留了下来:

摩西在西乃山领受口传妥拉, 并传给了约书亚, 约书亚传给了七十个长老, 长老传给了先知, 先知传给了大公会.

米示拿 民刑卷 先祖篇 Mishnah Nezikin (Damages) Pirkei Avot (Chapter of Fathers) 1:1

大公会就是新约圣经所说的”公会” (aSanhedrin, 参马太福音5:22; 使徒行传5:21), 相传开始於以斯拉的时代. 按照正统犹太教的说法, 大公会後来又将口传妥拉传给了犹太拉比, 而犹太拉比又将口传妥拉代代相传地保存了下来.

因着正统犹太教相信口传妥拉起源於西乃山 神的启示, 他们因此赋予口传妥拉与妥拉 (摩西五经) 同等的权威. 并且因为他们相信口传妥拉是 神对妥拉权威性的解释, 所以他们认为任何人都必须透过口传妥拉才能真正理解妥拉, 这实质上赋予了口传妥拉高於妥拉的权威.

目前, 除了正统犹太教 (特别是极端正统犹太救) 外, 改革宗犹太教和保守派犹太教并不接受口传妥拉源自於 神在西乃山的启示的看法.

口传妥拉并非 神的启示

口传妥拉绝非 神在西乃山的启示, 而是历代犹太拉比对於摩西五经的解释, 引申, 与应用. 如果口传妥拉真是 神在西乃山的启示, 并且藉着口耳相传不间断地保存下来的话, 那麽当主耶稣责备法利赛人过度高举口传妥拉:

你们是离弃 神的诫命丶拘守人的遗传.

马可福音7:8

法利赛人大可振振有词地回应说, “你在说什麽话? 这些不是人的遗传, 而是 神的启示!”

就拿如何具体遵守安息日不可作工的诫命来说, 米示拿的安息日篇 (Tractate Shabbat) 定规了39类在安息日不可作的工. 如果口传妥拉真是 神在西乃山的启示, 并且藉着口耳相传不间断地保存下来的话, 那麽这应该是所有犹太人自古以来一体遵行的. 然而从历史的角度来看, 我们看到如何具体遵行安息日的诫命其实是逐步发展的.

首先, 根据阿摩司书8:5和尼希米记13:15~22, 犹太人直到巴比伦被掳归回的初期, 他们具体遵行安息日不可作工的方式仍然是禁止买卖与从事生产. 到了主前二世纪, 当时的犹太着作禧年书 (Book of Jubilees) 定规了16 项安息日不可作的工. 而主前一世纪时, 亚历山大的非罗 (Philo of Alexandria) 定规了11项安息日不可作的工. (注: 禧年书和非罗都没有定规安息日不可治病) 至於写下死海古卷的昆兰社区, 则有着最严苛的守安息日的规定, 甚至不可在安息日上厕所! 这些历史证据显明在不同时期与不同地方的口传妥拉彼此之间有着相当的差异, 与口传妥拉是 神的启示的说法相抵触.

主耶稣没有全盘否定口传妥拉

然而尽管口传妥拉不是 神的启示而是”古人的遗传”, 但主耶稣从来没有全盘否定口传妥拉. 如果我们仔细看福音书的记载, 主耶稣反对的其实不是口传妥拉, 而是: (1) 高举人的遗传 (口传妥拉) 过於 神的诫命 (妥拉), 参马可福音7章; (2) 假冒为善, 参马太福音23章; (3) 律法主义, 参路加福音18章; (4) 口传妥拉与妥拉相抵触的地方, 参马可福音7章.

主耶稣与法利赛人对安息日可否医治的争议 (参马可福音3章), 与其看作是主耶稣反对口传妥拉, 不如看作是主耶稣参与口传妥拉的讨论与定规. 我们不要忘记了, 主耶稣也是第一世纪的犹太拉比 (当然, 祂不是一般的拉比).

主耶稣甚至鼓励人要遵行口传妥拉, 祂说:

文士和法利赛人丶坐在摩西的位上.凡他们所吩咐你们的丶你们都要谨守丶遵行.但不要效法他们的行为.因为他们能说不能行。

马太福音23:2~3

主耶稣基本上鼓励人具体遵行妥拉, 而口传妥拉正是定规如何具体遵行妥拉的方式, 因此主耶稣才会说, “凡他们所吩咐你们的丶你们都要谨守丶遵行”. 但另一方面, 主耶稣并没有要人全盘地, 盲目地接受口传妥拉, 而是要有分辨:

耶稣对他们说丶你们要谨慎丶防备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的酵…门徒这缠晓得他说的丶不是叫他们防备饼的酵丶乃是防备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的教训。

马太福音16:6, 12

遵行口传妥拉的先决条件, 是要明白口传妥拉不管多好, 都仍然是”人的遗传”, 而不等同於”神的诫命”. 若是口传妥拉有与妥拉相抵触的地方, 当然必须以妥拉为准. 此外, 遵行妥拉与口传妥拉, 必须出於正确的爱 神爱人的动机, 务必避免假冒为善与律法主义.

结语

口传妥拉是历代犹太拉比对於摩西五经的解释, 引申, 与应用的思想结晶, 是犹太民族认真想要遵行妥拉, 将妥拉具体落实在生活每一层面的历史纪录, 也是整个犹太传统的核心. 对於口传妥拉, 我们基督徒应有相当的尊重, 就像我们尊重早期基督徒教父着作一般.

另一方面, 口传妥拉不是 神的启示. 如今的正统犹太教似乎仍然重蹈当初法利赛人的覆辙, 过度高举”古人的遗传”. 遗憾的是, 当初的法利赛人知道口传妥拉是”古人的遗传”, 今日的正统犹太教却相信口传妥拉是”神的诫命”!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