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耶稣用的是什麽语言?

引言

主耶稣和祂的犹太门徒的日常语言是亚兰文和希伯来文, 并以亚兰文为主. 亚兰文与希伯来文同为闪族语言, 并且彼此有许多相似之处. 犹太人被掳到巴比伦有七十年的光景, 亚兰文因此成了他们主要的日常语言. 甚至在他们被掳回归後, 他们仍然继续说亚兰文, 特别是在加利利的犹太人更是如此. 然而因着亚兰文和希伯来文的近似, 犹太人混合使用这两种语言其实很自然, 并没有任何突兀之处.

亚兰文

有几处新约圣经经文明确显示主耶稣说亚兰文. 比方说, 主耶稣使管会堂的睚鲁的女儿复活时, 对她说:

大利大古米.[翻出来丶就是说丶闰女丶我吩咐你起来]。

马可福音5:41

大利大古米” 是亚兰文 טַלִיתָא קוּמִי 的音译. 其中 טַלִיתָא (“大利大”) 是亚兰文 “小绵羊” 的阴性形式, 引申为 “年轻的女孩”, קוּמִי (“古米”) 是亚兰文对女性说 “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 希伯来文对女性说 “起来!” 也同样是 קוּמִי (“古米”).

另一个主耶稣说亚兰文的例子是祂被钉在十字架时引用诗篇22:1所说的话:

约在申初丶耶稣大声喊着说丶以利丶以利丶拉马撒巴各大尼.就是说丶我的 神丶我的 神丶为甚麽离弃我。

马太福音27:46

以利丶以利丶拉马撒巴各大尼” 是亚兰文 אֵלִי אֵלִי לְמָה שְׁבַקְתָּני 的音译. 而诗篇22:1的希伯来原文为 אֵלִי אֵלִי לָמָה עֲזַבְתָּנִיְ, 音译为 “以利丶以利丶拉马阿扎夫塔尼”. 两者不但发音接近, 并且 אֵלִי (“以利”, 我的 神) 与 לְמָה/לָמָה (“拉马”, 为什麽) 的亚兰文和希伯来文 (几乎) 完全相同, 唯一的不同只有 “离弃” 而已. 以上两个例子不但证明主耶稣说亚兰文, 也同时显示出亚兰文和希伯来文的相近.

因着主耶稣和犹太门徒说亚兰文, 亚兰文似乎对早期教会有相当的影响. 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写道:

若有人不爱主丶这人可诅可咒。主必要来

哥林多前书16:22

其中 “主必要来” 的希腊原文 μαράνα θά (“maranatha”,”马拉那撒”), 事实上是亚兰文 מָרָנָא תָא (“我们的主, 来!”) 的音译. מָרָנָא (“马拉那”) 的意思是 “我们的主”, תָא (“撒”) 的意思是 “来!”. 保罗竟然会在写给说希腊文的哥林多人的书信用到亚兰文, 这显示了亚兰文对早期门徒的影响深远.

希伯来文

过去学者认为希伯来文在主耶稣的时代已经绝迹, 不再是日常生活的语言, 主耶稣和门徒只说亚兰文而不说希伯来文. 然而因着包括死海古卷在内考古学的发现, 越来越多的考古证据显示主耶稣时代的犹太人仍然在日常生活当中使用希伯来文, 希伯来文并没有绝迹.

在主耶稣时代, 希伯来文非但没有绝迹, 并且是当时犹太拉比教导门徒用的语言. 犹太拉比之所以用希伯来文教导门徒, 很可能是因为旧约圣经是以希伯来文写成, 希伯来文因此被认为是神圣的语言, 适合用来教导圣经. 主後3世纪犹太拉比教导的结晶 “米示拿” (Mishnah) - 拉比的圣经讨论, 就是用希伯来文加以记录. 既然主耶稣是犹太拉比, 祂多半也是用希伯来文教导门徒, 并且用希伯来文与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辩论.

既然希伯来文没有绝迹, 并且是犹太拉比教学用的语言, 新约圣经中常提到的 “希伯来话” 应该就是指的希伯来文, 而不是以前学者所主张的亚兰文, 例如:

千夫长准了丶保罗就站在台阶上丶向百姓摆手丶他们都静默无声丶保罗便用希伯来话对他们说…众人听他说的是希伯来话丶就更加安静了。

使徒行传21:40; 22:2

众人很可能因着使徒保罗用拉比教学的语言说话, 出於对拉比的尊重, 因此安静下来 (保罗是法利赛人).

结语

主耶稣与祂同时代的犹太人一样, 在日常生活中使用亚兰文和希伯来文的混合语言 (以亚兰文为主), 并且在教导门徒时使用希伯来文. 此外, 主耶稣也有可能会说一些希腊文, 但希腊文绝非祂日常的语言.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