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後10世纪的马索拉抄本-阿勒坡手抄本 Aleppo Codex 的一页, Yad Ben Zvi,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今日, 几乎所有圣经译本都是根据原文圣经所翻译的: 旧约圣经是根据旧约希伯来文圣经, 而新约圣经则是根据新约希腊文圣经. 而从中世纪流传下来的马索拉抄本 (Masoretic Text), 是我们目前已知最早的完整旧约希伯来文圣经手抄本. 其他更早的旧约希伯来文圣经手抄本不是没有, 但都只剩下残篇而已, 并不是完整的旧约希伯来文圣经. 目前绝大部分的旧约圣经译本都是基於马索拉抄本所翻译.

确切地说, 马索拉抄本不是单一的手抄本, 而是数以千计的中世纪时期的旧约圣经手抄本. 那些抄写旧约圣经的中世纪犹太文士被称为 “马索拉” (Masorete), 意思是 “传递者” (transmitter). 因此他们抄写的旧约圣经手抄本被称为 “马索拉抄本”.

这些马索拉抄本的时间横跨主後6世纪到11世纪. 大部分流传至今的马索拉抄本都只剩下旧约圣经的残篇. 目前我们已知包含完整旧约圣经的最早的马索拉抄本是11世纪的列宁格勒手抄本 (Leningrad Codex). 之所以称为 “列宁格勒手抄本” 是因为这份完整的旧约圣经马索拉抄本保存於俄国的列宁格勒, 也就是今日的圣彼得堡.

列宁格勒手抄本其中一段
Shmuel ben Ya’akov,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既然列宁格勒手抄本 - 包含全本旧约圣经的最早的马索拉抄本的成书时间是主後11世纪, 距离旧约圣经最後一卷书写成的时间 (约主前2世纪), 已经过了大约一千三百年的光阴, 以往人们总是对马索拉抄本的可靠性存疑.

但1940年代晚期发现的死海古卷大大改变了人们的想法. 死海古卷是主前2世纪到主後1世纪居住在以色列昆兰社区的爱色尼人保存在山洞里的书卷, 包括除了以斯帖记以外的所有旧约圣经手抄本 (不过大部分书卷都不完整). 当学者比对马索拉抄本与死海古卷的旧约圣经手抄本时, 他们发现两者之间惊人的一致, 有些部分甚至一模一样! 并且两者的不同之处绝大部分是由於希伯来语的演变或是来自於不同的文字传统, 而不是马索拉文士窜改旧约圣经. 可以说, 尽管经历了一千三百年的漫长历史, 但马索拉抄本仍然是相当可靠的圣经抄本.

为什麽马索拉抄本如此可靠? 因为这些敬虔的马索拉文士相信他们抄写的旧约圣经是 神的话, 一点一画都不可以改变, 所以他们不但小心翼翼地一笔一划地抄写, 还发明种种验证的方法以确保抄写无误. 正因着这些马索拉文士, 我们今日缠有可靠的旧约希伯来圣经手抄本, 也因此缠有可信的旧约圣经译本.

此外, 马索拉文士除了忠实地抄写旧约圣经, 他们还发展出一套希伯来文的母音符号的系统, 并且应用在马索拉抄本中, 让後代的人可以知道希伯来文的正确发音. 从这个角度来说, 马索拉文士对於希伯来文的复苏与现代希伯来文的诞生, 也有着不可磨灭的重要贡献.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