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Cole Keister on Unsplash)

(这篇文章译自一位犹太弥赛亚信徒Tuvia Pollack刊登在以色列的弥赛亚信徒电子报 Kehila News上的文章 Do not idolize Israel - the other replacement theology » Kehila News Israel。文章翻译已徵得作者同意。)

我热爱以色列,我也强烈反对取代神学。取代神学是个错误的观念,这观念就是上帝与以色列的约已经结束了,教会已经取代了以色列,教会才是上帝的选民。这种神学完全没有任何圣经根据。以色列从过去,现在,到未来一直是上帝的选民,我们犹太人在上帝永世的计划中仍然扮演着一个极重要的角色。

但是,在热爱以色列的基督徒中,存在着一种矫枉过正的另类 “取代神学”,也就是将以色列加以偶像化。虽然这种危险没有整个教会里充斥的取代神学严重,但仍然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以下我提供了一些注意事项,如果您听过以下任何的教导,请留心:

  1. 『犹太人比我们好』
    这样的教导多半来自那些与犹太人素昧平生的人。很抱歉,这不是真的。这个论点很容易就可以被圣经或是被任何一个活生生的犹太人推翻。比如说,相信这样说法的人在以色列旅游时碰到漫天抬价的出租车司机就会知道犹太人也只是一般人! 当人还沉浸在瑰丽的幻想时,或许就没注意到在以色列也有帮派罪犯,在以色列也有色情行业,更劲爆的是在以色列堕胎是合法的。(当这些人发觉实情,那他们是不是也因此就唾弃以色列了?) 圣经讲得很清楚,上帝之所以选择我们,不是因为我们比其他任何人更好,而是出於祂的恩典。上帝赐给世人救恩的方式都是一样的,上帝做事的法则就是如此。是的,我们是上帝的选民,但是我们并不比其他人更好。每当我听到将犹太人偶像化的言论时,我都会想要像保罗和巴拿巴那样地冲出去并大叫说:“诸君,为甚麽做这事呢?我们也是人,性情和你们一样。”(使徒行传14:15)
  2. 『以色列做不了错事』
    当有人一边说『以色列做不了错事』,又一边反对堕胎和LGBT时,这是伪善的。说这些话的人难道真不知道在以色列有堕胎吗?他们不知道特拉维夫被称为中东的同性恋首都?他们是否知道在以色列有许多犹太人歧视我们这些信耶稣 (Yeshua) 是弥赛亚的?当然,我们需要支持以色列的生存权利。是的,以色列正处在反恐战争中,也面对着国际间对她各方面不真实也不公平的指控与谴责,但这并不意味着以色列政府不会做错事。以色列是上帝眼中的瞳仁,这是为什麽我们需要和上帝的心对齐,要用坚忍的爱来爱以色列。如果您爱以色列,那麽您需要为她美好的未来祈祷,使以色列可以成就上帝赋与她的使命,使她为上帝成为万国之光。
  3. 『以色列和我的价值观是一致的』
    或许没有人大声把这句话说出来,但有些人,尤其在保守派的基督徒中有这样的幻想- 以色列这个拥有近千万人口的国家,没有分歧,也没有内部争论,并且以色列的每个人都和我的政治理念一致。这些人通常一得知以色列的同性恋游行,以色列政府现在正迅速地向民众分发COVID-19疫苗,或听到80%的以色列人是支持巴勒斯坦独立的,便立即停止支持以色列。这些人从一开始就不是在支持以色列,他们只是支持他们自己的理念与想法。
  4. 对阿拉伯人或巴勒斯坦人有种族偏见
    被伊斯兰教激进派伤害最大是阿拉伯人和巴勒斯坦人。反对伊斯兰集权,思想或宗教是一回事, 但排斥这些仅仅因为是活在这样政权下的人民又是另一回事了。在他们中间也有许多被主宝血拯救出来的兄弟姐妹,不是吗?我跟主里的阿拉伯弟兄姊妹在取代神学的议题与以色列在上帝心中的地位可能有着极大的分歧,但我们仍可以相处得很好,也能彼此相爱。

为什麽人对以色列这种夸大的爱是危险的呢? 首先,这种爱容易建立在自己对以色列的期待与想像上。一旦事实与自己预期的不同,这种支持就会戛然终止。这种支持在最好的情况下充其量也是摇摇欲坠,而在最坏的情况下则是从爱转为失望,甚至就不再爱以色列了。感谢上帝,祂没有以同样的方式对待或审判我们犹太人。我们都是靠恩典得救的,而不是靠行为。同样,您需要基於上帝的恩典而不是根据以色列的行为来支持她。

其次, 盲目地崇拜以色列的另一个危险是我们容易将自己的眼目从十字架上掉转开来。彼得在水上行走时单单注目着耶稣。一旦焦点转移到其他的地方,他就开始下沉。无论您专注於什麽事情,如果不是专注於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基督,都要下沉。

不要下沉! 请用您的全心和全意去支持以色列,并在需要时,请拿出您坚韧的爱来。犹太人并没有比您更好,以色列绝对可能做出错误的决定。但因为这土地和人民仍然是上帝眼中的瞳仁,祂仍然期待您用祂那无条件的爱去爱祂所爱的选民。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