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犹太祖父带着他的孙子们去海滩. 他们在沙地上玩耍, 突然, 一个巨大的海浪袭来, 把最小的孙子卷走了. 惊慌失措的祖父向上帝祈祷:
“哦, 上帝, 请把他带回来! 请让他活着回来!
突然, 一个更大的波浪从海里冲出来, 万分神奇地把小男孩放在他爷爷的脚下. 他把小男孩捞起来抱在怀里.
然后他盯着天空, 说: “他刚刚戴着一顶犹太小圆帽”.

A Jewish grandfather takes his grandchildren to the beach. They’re playing in the sand when suddenly, a massive wave comes and pulls the smallest grandson out into the water.
Panicked, the grandfather prays to God. “Oh God, please bring him back! Please let him live!”
Suddenly, an even bigger wave bursts out of the ocean, setting the little boy down right at his grandfather’s feet. He scoops him up into a hug.
Then he stares up at the sky and says, “He was wearing a Yamaka.” (Yamaka- a Jewish Skullcap)

这笑话在犹太人中历久不衰, 我开始也有点百思不解, 如果笑点是犹太人舍不得一顶帽子, 或是在抱怨成性应该不会成为经典, 因为好的犹太笑话总是述说出触动他们心灵的故事…

Andrew Silow-Carroll, 一名美国犹太裔记者, 说这笑话反应出犹太人与 神那种特别的盟约关系. 盟约就是双方结为同盟, 因此彼此休戚与共. 这样的关系, 双方都可以对对方的行为提出质疑或抗议, 就如他们的先祖, 也就是 神所拣选与之立约的亚伯拉罕.

在创世纪18章, 神要去毁灭所多瑪, 蛾摩拉前说 “我所要做的是岂可瞒着亚伯拉罕呢?” 当亚伯拉罕知道时, 一定是震惊不已, 而他如何回应与他有盟约的 神呢? “亚伯拉罕近前来, 说: 无论善恶, 你都要剿灭么… 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么?” 哇, 他质疑 神可能行事不公?! 更有意思的是 神的回应, 祂没有说, “大胆刁民, 天使啊, 把他拉出去…” 神反倒是俯就亚伯拉罕, 像位慈爱的爸爸卷起袖子蹲了下来, 让亚伯拉罕跟祂谈起条件来了.

有着先祖亚伯拉罕的典范, 他们跟 神可以自然地对话. 记得在”屋顶上的提琴手” 卖牛奶的爸爸特维? 活在各种巨大的压力和冲击之下的他, 常常斜着头看着天跟 神说话, 演活了犹太人与 神的独特关系.

再回来看这笑话. 老爷爷眼见孙子被浪卷走, 在急难中, 他马上对他们祖宗的 神情词迫切地求. 只是现在许多的犹太人对亚伯拉罕, 以撒, 雅各的 神. 存着许多有待理清的情绪, 这个笑话展现出这样的纠结. 从以下的故事或让我们能对他们的纠结有些了解…

著名的纳粹大屠杀生还作家Elie Wiesel, 十几岁时被抓进奥斯威辛集中营. 当时他经历了一个特别的事件, 他说 “我目睹了一场奇怪的审判. 三位拉比, 都是博学而虔诚的人, 在一个冬天的晚上决定起诉上帝, 因为 祂允许与 祂有约的子民无情地被宰杀.”

审判持续了好几个晚上. 许多证人提供证词, 证据持续地被提上来, 直到收齐了, 他们和所有人最后都发出了一致的判决: 全能的上帝创造天地的主宰, 被认定 祂对所造并有盟约关系的犹太人犯下了罪行!!! 之后,就是一段 “无限的沉默 “. 一直到塔木德学者(拉比们) 看着漆黑的天空说:”是时候做晚祷了”, 所有人, 就是这些 “法庭成员们”, 开始了Maariv的诵读与祷告 (Maariv即犹太人的晚祷仪式)…

这个故事代表了犹太人潜意识里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 这历史事件像是一首回响在他们耳际又挥之不去且世代相传的哀歌, 但在无解的苦难逼迫中, 属灵领袖们仍然带领着 神的百姓信实地对 这位亚伯拉罕的 神持守祷告和称颂.

犹太人是唯一民族全体一同经历了与 神那亲密的盟约之爱, 但也一同经历了这挚爱他们的 神竟在他们几乎被灭族的急难时刻, 对他们的呼喊仍然保持静默. 更甚的是, 神对外邦人对祂子民的定罪竟也是保持沉默: “大屠杀岂不是你们罪有应得, 硬着颈项的百姓, 耶稣的刽子手, 所以你们被教会取代了, 哈哈…” 犹太人的生存之道就是用笑话幽默表达出他们深层的挣扎, 也借此稍稍地释放出这沉重的痛苦.

现在再来看最后一句笑梗, 或许就可以有更多的感受:
“他(我的孙子)刚刚戴着一顶犹太小圆帽” 意味着老爷爷在控诉 神 “我孙子的头上那顶代表犹太人的帽子呢? 祢怎么没有把帽子一起带回来?” 当然, 这些话听起来似乎更要表达这老爷爷对 神的抗议和不满, “祢竟然允许让年纪这么大的我经历了这过大的惊吓, 我心里其实对祢还真是很恼火啊…”

这笑话让我回想到在我从未曾接触过犹太人的时候, 把他们都想像成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 硬着颈项死守律法, 与 神没有关系. 但认识他们后, 发觉自己对他们有许多的成见与误解. 这笑话说出了犹太人跟 神的关系是有欢笑有眼泪, 有倚靠也有怀疑, 这或许是有血有肉的人在盟约的关系中无法避免的挣扎…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