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Cole Keister on Unsplash)

(這篇文章譯自一位猶太彌賽亞信徒Tuvia Pollack刊登在以色列的彌賽亞信徒電子報 Kehila News上的文章 Do not idolize Israel – the other replacement theology » Kehila News Israel。文章翻譯已徵得作者同意。)

我熱愛以色列,我也強烈反對取代神學。取代神學是個錯誤的觀念,這觀念就是上帝與以色列的約已經結束了,教會已經取代了以色列,教會才是上帝的選民。這種神學完全沒有任何聖經根據。以色列從過去,現在,到未來一直是上帝的選民,我們猶太人在上帝永世的計劃中仍然扮演著一個極重要的角色。

但是,在熱愛以色列的基督徒中,存在著一種矯枉過正的另類 “取代神學”,也就是將以色列加以偶像化。雖然這種危險沒有整個教會裡充斥的取代神學嚴重,但仍然是一個需要解決的問題。

以下我提供了一些注意事項,如果您聽過以下任何的教導,請留心:

  1. 『猶太人比我們好』
    這樣的教導多半來自那些與猶太人素昧平生的人。很抱歉,這不是真的。這個論點很容易就可以被聖經或是被任何一個活生生的猶太人推翻。比如說,相信這樣說法的人在以色列旅遊時碰到漫天抬價的出租車司機就會知道猶太人也只是一般人! 當人還沉浸在瑰麗的幻想時,或許就沒注意到在以色列也有幫派罪犯,在以色列也有色情行業,更勁爆的是在以色列墮胎是合法的。(當這些人發覺實情,那他們是不是也因此就唾棄以色列了?) 聖經講得很清楚,上帝之所以選擇我們,不是因為我們比其他任何人更好,而是出於祂的恩典。上帝賜給世人救恩的方式都是一樣的,上帝做事的法則就是如此。是的,我們是上帝的選民,但是我們並不比其他人更好。每當我聽到將猶太人偶像化的言論時,我都會想要像保羅和巴拿巴那樣地衝出去並大叫說:“諸君,為甚麼做這事呢?我們也是人,性情和你們一樣。”(使徒行傳14:15)
  2. 『以色列做不了錯事』
    當有人一邊說『以色列做不了錯事』,又一邊反對墮胎和LGBT時,這是偽善的。說這些話的人難道真不知道在以色列有墮胎嗎?他們不知道特拉維夫被稱為中東的同性戀首都?他們是否知道在以色列有許多猶太人歧視我們這些信耶穌 (Yeshua) 是彌賽亞的?當然,我們需要支持以色列的生存權利。是的,以色列正處在反恐戰爭中,也面對著國際間對她各方面不真實也不公平的指控與譴責,但這並不意味著以色列政府不會做錯事。以色列是上帝眼中的瞳仁,這是為什麼我們需要和上帝的心對齊,要用堅忍的愛來愛以色列。如果您愛以色列,那麼您需要為她美好的未來祈禱,使以色列可以成就上帝賦與她的使命,使她為上帝成為萬國之光。
  3. 『以色列和我的價值觀是一致的』
    或許沒有人大聲把這句話說出來,但有些人,尤其在保守派的基督徒中有這樣的幻想- 以色列這個擁有近千萬人口的國家,沒有分歧,也沒有內部爭論,並且以色列的每個人都和我的政治理念一致。這些人通常一得知以色列的同性戀遊行,以色列政府現在正迅速地向民眾分發COVID-19疫苗,或聽到80%的以色列人是支持巴勒斯坦獨立的,便立即停止支持以色列。這些人從一開始就不是在支持以色列,他們只是支持他們自己的理念與想法。
  4. 對阿拉伯人或巴勒斯坦人有種族偏見
    被伊斯蘭教激進派傷害最大是阿拉伯人和巴勒斯坦人。反對伊斯蘭集權,思想或宗教是一回事, 但排斥這些僅僅因為是活在這樣政權下的人民又是另一回事了。在他們中間也有許多被主寶血拯救出來的兄弟姐妹,不是嗎?我跟主裡的阿拉伯弟兄姊妹在取代神學的議題與以色列在上帝心中的地位可能有著極大的分歧,但我們仍可以相處得很好,也能彼此相愛。

為什麼人對以色列這種誇大的愛是危險的呢? 首先,這種愛容易建立在自己對以色列的期待與想像上。一旦事實與自己預期的不同,這種支持就會戛然終止。這種支持在最好的情況下充其量也是搖搖欲墜,而在最壞的情況下則是從愛轉為失望,甚至就不再愛以色列了。感謝上帝,祂沒有以同樣的方式對待或審判我們猶太人。我們都是靠恩典得救的,而不是靠行為。同樣,您需要基於上帝的恩典而不是根據以色列的行為來支持她。

其次, 盲目地崇拜以色列的另一個危險是我們容易將自己的眼目從十字架上掉轉開來。彼得在水上行走時單單注目著耶穌。一旦焦點轉移到其他的地方,他就開始下沉。無論您專注於什麼事情,如果不是專注於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基督,都要下沉。

不要下沉! 請用您的全心和全意去支持以色列,並在需要時,請拿出您堅韌的愛來。猶太人並沒有比您更好,以色列絕對可能做出錯誤的決定。但因為這土地和人民仍然是上帝眼中的瞳仁,祂仍然期待您用祂那無條件的愛去愛祂所愛的選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