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保羅牧師

3/7/2022

二十多年來,我是奉母會基督之家第四家差派到宣教機構參與普世宣教的宣教士。1993年起,我先在有79年歷史的國際福音協傳會(Partners International, PI)服事了整20 年,負責在北美華人教會中推動普世宣教。2013年我第一次去以色列,竟蒙獲「猶宣」異象,同年決定從PI退休,偕同多位有共同異象的同工創立橄欖樹國際事工(Olive Tree International, OTI) ,其宗旨是鼓勵全球華人信徒明白 神對祂的「選民」以色列的旨意,應許,和計劃,並關心猶太人的靈魂得救。其主要事工乃是在全球各地華人教會中推動「猶宣」。感謝神,除了在OTI事奉,我還一直在母會聚會並有機會在參與教會宣教及教導等事工。2021年教會來了一位實習神學生黃蕾傳道,她因已有神學院道學碩士學歷,又有多年在國內教會服事的經驗,我們稱她為傳道。黃傳道在蒙召全職事奉前有記者及編輯方面的專業及文字事工的恩賜。當她得知我在從事「猶宣」事工,很感興趣,很想多了解「猶宣」是甚麼?應黃傳道的邀約,作了此次專訪,但願不只幫助黃傳道了解『猶宣』的意義,也能鼓勵更多的華人基督徒有心參與「猶宣」。感謝 神賜下機會!也特此感謝黃傳道的邀約採訪。

採訪者:黃蕾傳道Pastor Ruth Huang

黃蕾傳道曾任中學老師 ,財經方面之新聞記者及雜誌編輯。蒙神呼召,赴新加坡浸信會神學院研讀,獲道學碩士,現就讀美國加州美福神學院神學碩士,並在基督之家第四家實習。

受訪者:李保羅牧師 Rev. Paul Lee

李保羅牧師曾在國際福音協傳會(Partners International, PI)服事20 年,負責在北美華人教會中推動普世宣教。退休後偕同多位有共同異象的同工創立橄欖樹國際事工(Olive Tree International, OTI) 。其主要事工乃是,一方面採用「伙伴宣教策略」與信耶穌的彌賽亞信徒結為伙伴向以色列的猶太人傳福音。一方面在全球各地華人教會中傳遞異象,推動「猶宣」。

以下訪談,「」為採訪者:黃蕾傳道;「」為受訪者:李保羅牧師

黃:耶穌升天之前,給門徒的使命:“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可16:15)主耶穌的門徒都是猶太人,忠心地執行神的命令,以至今天我們也能得福音的好處。但大多數猶太人仍在等待彌賽亞情況下,不相信耶穌就是彌賽亞。再說救恩本就從猶太人中出來的,是他們不要才臨到我們的。那我們還要向猶太人傳福音有意義嗎?「猶宣」在宣教中定位是怎樣的?相信這些問題是很多人想知道的。感謝神! 此次有機會約訪了有多年「猶宣」經驗的牧者李保羅牧師,橄欖樹國際事工創始人之一。請李牧師談一談有關「猶宣」的意義與您參與「猶宣」的經歷,希望能給讀者帶來帮助和啟迪。

黃:首先請問李牧師,您是從甚麼時候開始參與「猶宣」?

:2013年5月,我和師母第一次去以色列旅遊的回程中,領受聖靈感動,“要關愛以色列”! 該年底我決定從服事了整整20年的國際福音協傳會退休,走上一條嶄新的宣教之路。2015年與幾位志同道合,有共同異象的同工正式創建成立了橄欖樹國際事工 (Olive Tree International, OTI),開始了「猶宣」以色列事工。

黃:您對「猶宣」的意義怎麼看?

:我們通常稱到海外宣教為「外宣」,向華人同胞傳福音為「華傳」,向穆斯林宣教為「穆宣」或「回宣」,向猶太人傳講耶穌為「猶宣」。華人教會的「宣教大業」多以華人同胞為主,其原因:第一,血濃與水,同胞感情;第二,華人有十四億多,佔全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需要特別大。第三‧同文化宣教比較方便,易見果效。所以華人教會的宣教事工以「華傳」及「華宣」優先乃理所當然。以至於華人教會的宣教是向國內邊遠地區的少數民族傳福音為主,即使去海外宣教也常選擇世界各地的華人社會為對象,而非跨文化宣教。最俱挑戰的則是向穆斯林傳福音的「穆宣」。至於向猶太人傳福音的「猶宣」則很少聽說。

我個人參與普世宣教20多年,一直觀察全美各地華人教會的宣教事工。曾經多次參加全美及地區性的宣教大會,很少聽到任何有關「猶宣」的信息分享及事工報告。也沒有發現任何「猶宣」機構的參與,也許是我自己沒有注意。其實,在聖經羅馬書中使徒保羅就教導外邦信徒要看重「猶宣」,甚至應列為優先。保羅說,“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外邦人)”(羅1:16),那是合神心意的。兩千年來,福音幾乎已經傳遍世界,然而全世界僅約一千五百萬的猶太人中信耶穌基督的卻不到十萬人(少於百分之一)。

黃:您怎麼看「猶宣」在宣教中的地位?

李:我認為當今末世即將來到的跡象愈加明顯,主耶穌要再來之前,猶太人需要相信耶穌為彌賽亞,需要得到救恩。因此向猶太人傳福音乃眾教會「宣教大業」的當務之急,「猶宣」在普世宣教中應屬「重中之重」,甚至可稱為「宣教中之宣教」,或稱為「終極宣教」。因為福音從耶路撒冷傳出,到猶大全地,到撒馬利亞,到安提阿,哥林多,再到馬其頓,希臘,羅馬。福音從歐洲傳到美州,非洲,亞洲,要傳到地極,最後要傳回耶路撒冷。救恩要傳給萬族萬民,也要傳給猶太人。當那日子來到,全世界的猶太人將回歸以色列地—神所應許之地,猶太人將要“全家得救”,(羅 11: 26 )。

黃:目前「猶宣」存在什麼難題?

李:「猶宣」的難題可分為兩方面:首先是一般人認為向猶太人傳福音太難了,甚至比向回教徒傳福音還要難。他們在兩千年前就是因為不信耶穌是救主基督,是神的兒子,而將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兩千年來,猶太地經歷許多帝國的輪番侵占,改朝換代,國破家亡,流離失所。猶太人散居世界各地,遭受迫害,甚至屠殺,常遇滅族之災。而其中許多的逼迫來自於基督教會,以致當猶太人面對曾經高舉十字架殺戮他們的基督徒,要向他們傳講耶穌是非常排斥的。另一方面的難題是,基督教會兩千年來受到『替代神學』的影響,即認為神所有在舊約中給猶太人的應許及祝福都已經由新約的外邦教會替代了。以致許多的教會漠視甚至歧視猶太人,不願意向他們傳福音。還有一些基督徒認為猶太人仍頑梗地走自己得救的途徑,那就是不必靠信耶穌,只須遵守律法,猶太傳統和節期,並研讀妥拉即可。因此完全放棄忽視了「猶宣」的重要性,很少被教導或被鼓勵去關心以色列,向猶太人傳福音。

黃:現在猶太人會仇視基督徒嗎?

李:今天的猶太人未必都信猶太教,反而大部份都是不信神的所謂「世俗猶太人」。一般來說,猶太人還不至於仇視基督徒,但是如果基督徒要向猶太人傳講耶穌基督,他們會非常反感。因為他們認為一個猶太人一旦信了耶穌成為基督徒就少了一個猶太人。即使今天的以色列政府非常歡迎世界各國的基督徒去聖城耶路撒冷及以色列各地旅遊消費,並不允許基督徒傳福音。甚至以色列政府非常歡迎鼓勵世界各地的猶太裔回歸,卻拒絕信耶穌的猶太人回去。

黃:您在從事「猶宣」過程中,遇到最大的難題是什麼?最難忘的事是什麼?

李:個人過去這幾年在華人教會中推動「猶宣」,鼓勵弟兄姊妹認識過去、今日、及未來的以色列,關心猶太人的靈魂得救。一般反應比較冷淡,主要是教會領袖們雖瞭解「猶宣」的重要性,卻並不熱衷在教會中傳講及教導,我們須要更多的禱告,求神帶領,求聖靈感動突破此一難關。

至於最難忘的事,是曾經於2015年開始從事「猶宣」時,有一天我們幾位同工一起去拜訪請教尊敬的王永信牧師。他是我們華人教會宣教的先鋒,宣教機構中信及大使命中心的創辦人;他早在2007, 2008年間就在北美及港澳舉辦「猶宣特會」。王牧師的教導非常寶貴難忘。他的勉勵和指示有三點:第一‧「猶宣」事工必須從小做起,不求快,不求大。第二‧要有心理準備,這是一個不被重視又不容易的宣教工作。第三‧將會遇到神學上的挑戰,必須好好研讀聖經,特別是有關以色列的部份。

黃:現在到以色列或各地猶太人社區去短宣,主要方式有哪些?

李:2019年疫情前,OTI 組團到以色列作「文化短宣」,依規定不能有佈道聚會,也不可街頭發單張。我們一方面遊覽聖地景點,認識今天的以色列,一方面參訪當地的彌賽亞信徒會堂,尋求建立伙伴關係,並與未信耶穌的猶太人社區作文化交流,建立友誼,表達基督徒的關懷。我們相信猶太人需要得到基督徒的友善與關心,看到美好的見証,感受到耶穌基督的愛,因此被“激動”進而相信接受耶穌就是他們仍在等候的彌賽亞救主。

黃:現在「猶宣」都採用甚麼策略?

李:有別與一般機構及教會所採用的宣教策略,OTI的「猶宣」是採用『伙伴策略 Partnership』。一方面,我們並不直接差派宣教士到以色列或紐約的猶太人社區中去傳福音,而是與已經在當地耕耘的彌賽亞信徒福音機構或服事團隊結為“事工伙伴 Ministry Partners”,支持他們去向自己的猶太同胞傳講耶穌基督。另一方面,OTI在北美及世界各地的華人教會中推動鼓勵「猶宣」,並與有共同異象及負擔的教會也建立伙伴關係,共同支持在以色列的“事工伙伴”,我們確信這是非常有效的「猶宣」策略。

黃:我們基督徒如果有感動想參與「猶宣」,需要接受特別的裝備嗎?

李:基本上,參與「猶宣」並不需要受特別的裝備;也不須學習希伯來文去向猶太人傳福音。只要開始以下行動就是參與「猶宣」了:

一‧“為耶路撒冷求平安!”(詩122:6),常常為今日復國七十多年的以色列及其首都耶路撒冷的安全禱告;

二‧關心全球大約一千五百萬猶太人的救恩;為他們能相信耶穌是彌賽亞禱告,因為只有相信耶穌基督才是唯一得救之路。

三‧支持相關的以色列事工,如參加講座,特會,及禱告會等;

四‧與猶太人作朋友,表達基督徒的關懷,見証基督的愛。

黃:救恩從猶太人出來,為了還福音的債而「猶宣」,但猶太人怎麼看這個問題?

李:是的,主耶穌道成肉身,降世為人就是以色列地的猶太人。主耶穌出來傳道時,自己說,“救恩是從猶太人出來的。”(約4:22)。王永信牧師曾說,“我們華人基督徒欠了西方宣教士的債,我們應該起來還債傳福音”。他又說,“所有的基督徒都欠了猶太人的債,因為救恩是從他們帶出來的”。十二位使徒都是猶太人,他們都為主殉道了;聖經六十六卷書的作者除了路加都是猶太人;起初將福音傳給外邦人的使徒保羅是猶太人;初期教會的信徒幾乎都是猶太人。然而,兩千年來猶太人反受到基督教會許多的迫害。我們相信將福音傳回耶路撒冷,將這寶貴的救恩帶回給猶太人,是還福音的債,也是合神心意的。至於猶太人怎麼看這個問題,我不太清楚,但我知道當基督徒去向猶太人表示道歉及關懷之意時,他們都表現的非常感動!

黃:「猶宣」未來的前景會是如何?

李:「猶宣」是一條『邁向錫安的大道』,對於要履行「大使命」從事宣教的教會應該是必走之路,也是一條「恩典之路」。未來猶太人的得救還要靠猶太人自己,彌賽亞信徒即信耶穌的猶太人將向自己「選民」同胞傳福音,會是「猶宣」的主要力量。基督徒應該與他們合一,同心協力將「選民」及列國帶進 神的國度。

黃:感謝李牧師非常誠懇地接受採訪,並給與真實有益的回答。是的,主耶穌在世時認同祂有另一群羊的存在,並且要歸一個牧人(約十16)。保羅也在《羅馬書》三章29-31節強調猶太人知道,人稱義是從信基督而來,外邦人也是如此。《以弗所書》二章14節正說明基督叫外邦人與猶太人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對保羅而言,「得救的人」包括猶太人和希臘人,兩者沒有分別,因為眾人同有一位主,祂也厚待一切求告祂的人(羅十12、13)。十二門徒領受主耶穌的「大使命」將傳福音到萬邦,今天向猶太人傳福音,更是我們回應主耶穌「大使命」的時候。願主祝福李牧師及橄欖樹國際事工在「猶宣」事工上的耕耘結實累累!

李:謝謝黃傳道的訪問!感謝讚美 主! 值此末世,我們從聖經中可以發現「以色列就是 神在末世的警鐘」,華人教會及信徒應該警醒明白 神的心意,抓住 神的應許,除了要普世宣教,向世上的萬族萬民傳福音,也重視與「猶宣」,向猶太人傳福音。到末世,所有的基督徒將要與信耶穌的彌賽亞信徒連合成為『一個新人』,共同來傳福音,最終將一切榮耀歸於 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