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Attributed to Valentin de Boulogne,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很多人在解读保罗书信时, 尽管知道使徒保罗是犹太人, 却往往有意无意地将保罗视为希腊罗马的哲学家, 而用保罗的希腊罗马背景来解读保罗书信. 这真的是正确解读保罗书信的方式吗?

赞同用保罗的希腊罗马背景来解读保罗书信的人强调, 尽管保罗是犹太人, 但他是在外邦出生长大的, 正如他自己说, “我本是犹太人丶生在基利家的大数丶并不是无名小城的人” (使徒行传21:39). 大数 (Tarsus) 是罗马帝国基利家省 (Cilicia) 的首府, 在当时以学术着称. 并且他出生就是罗马公民 (表示他父母亲已经取得罗马公民身分), 代表他家境还不错. 人们因此推断, 保罗必定在大数受过优良的希腊罗马教育, 而佐证就是保罗曾经引用过当时流行的希腊文学或谚语, 诸如 “就如你们作诗的丶有人说丶我们也是他所生的” (使徒行传17:28), “你们不要自欺.滥交是败坏善行” (哥林多前书15:33). 更何况, 保罗还曾和希腊哲学家辩论, 正如使徒行传记载, “还有以彼古罗和斯多亚两门的学士丶与他争论” (使徒行传17:18).

然而, 保罗一出生就是罗马公民, 在作为学术重镇的大数出生长大, 就能证明他在大数受过优良的希腊罗马教育吗? 当然不行! 难道说, 所有在大数出生长大的罗马公民都受过优良的希腊罗马教育吗? 这就像是说所有生长在知名大学所在地的城市的人一定都受了优良教育一样, 而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或有人说, 光是出生在大数当然还不足以证明, 但有圣经其他的佐证, 可以证明保罗受过优良的希腊罗马教育. 但是保罗能够引用当时人人得以琅琅上口的流行文学或谚语, 能算是他受过优良的希腊罗马教育的佐证吗? 还是不行! 因为这不过像是今天我们人人都能够哼几句流行音乐的歌词一般. 坦白说, 这根本不能作为保罗受过优良的希腊罗马教育的佐证.

至於保罗和希腊哲学家辩论的事, 让我们仔细看使徒行传的上下文:

保罗在雅典等候他们的时候丶看见满城都是偶像丶就心里着急。於是在会堂里丶与犹太人丶和虔敬的人丶并每日在市上所遇见的人辩论。还有以彼古罗和斯多亚两门的学士丶与他争论.有的说丶这胡言乱语的要说甚麽.有的说丶他似乎是传说外邦鬼神的.这话是因保罗传讲耶稣丶与复活的道。

使徒行传17:16~18

很显然地, 保罗并不是用希腊哲学的方式与希腊哲学家辩论, 因为 “以彼古罗和斯多亚两门的学士” 不是认为保罗在 “胡言乱语”, 就是猜想保罗或许在 “传说外邦鬼神”. 换句话说, 希腊哲学家不大明白保罗到底在说什麽. 如果保罗受过受过优良的希腊罗马教育, 能够用希腊哲学的方式和这些希腊哲学家进行沟通, 情形应该就会大不相同.

说到这里, 大家应该可以明白, 其实新约圣经并没有任何支持使徒保罗受过良好的希腊罗马教育的经文证据. 另一方面, 新约圣经有没有任何支持保罗受过优良的犹太教育的经文证据呢? 有!

首先, 保罗自己做见证说:

我原是犹太人丶生在基利家的大数丶长在这城 (耶路撒冷) 里丶在迦玛列门下丶按着我们祖宗严紧的律法受教丶热心事奉 神丶像你们众人今日一样。

使徒行传22:3

保罗自己说, 他虽然出生在大数, 却是在耶路撒冷长大. 保罗这句话已经排除了他受过希腊罗马高等教育的可能性, 毕竟他是在耶路撒冷长大, 而不是在大数长大. 保罗的父母多半是敬虔的犹太人, 缠会在保罗还小的时候就把他送回耶路撒冷受教育. 事实上, 保罗的父母亲很有可能是法利赛人, 就如他自己说, “我是法利赛人丶也是法利赛人的子孙” (使徒行传23:6).

并且保罗在耶路撒冷不是受教於一般的法利赛拉比, 而是受教於拉比迦玛列 (Gamaliel) 的门下. 迦玛列不但是主前一世纪着名的大拉比希列 (Hillel) 的孙子, 他自己更是第一世纪当时的首席大拉比, 并且在公会 (Sanhedrin) 有着举足轻重的领导地位. 按照当时的犹太教育系统, 并不是任何人都能拜入首席大拉比门下的, 不但要经过层层选拔, 而且只有那些最优秀的犹太子弟缠有可能最後被迦玛列本人看中而收入门下. 保罗 “在迦玛列门下丶按着我们祖宗严紧的律法受教”, 就是他接受优良的犹太教育的最好证明.

保罗拜入迦玛列门下, 受了优良的犹太教育, 并且因此成了法利赛拉比, 正如他自己说, “我从起初丶是按着我们教中最严紧的教门丶作了法利赛人” (使徒行传26:5), “就律法说丶我是法利赛人” (腓立比书3:5). 保罗也曾因着身为法利赛拉比而在犹太会堂里应邀讲道:

他们离了别加往前行丶来到彼西底的安提阿.在安息日进会堂坐下。读完了律法和先知的书丶管会堂的叫人过去丶对他们说丶二位兄台丶若有甚麽劝勉众人的话丶请说。保罗就站起来丶举手说丶以色列人丶和一切敬畏 神的人丶请听。

使徒行传13:14~16

从以上的讨论, 我们知道使徒保罗虽然出生在大数, 但他在耶路撒冷长大, 长年接受优良的犹太教育, 并且成了犹太法利赛拉比, 是无庸置疑的. 既然如此, 我们解读保罗书信, 就不能不重视他的犹太背景. 我们不应该将保罗视为希腊罗马的哲学家, 而应该将他视为犹太拉比. 当然, 保罗不是寻常的犹太拉比, 而是认识主耶稣是基督的犹太弥赛亚信徒拉比, 并且他因为出生在外邦, 明白外邦的风土人情, 因此奉主耶稣差遣为 “外邦人的使徒” (罗马书11:13).

然而, 我们在解读保罗书信时, 尽管书信是写给外邦人, 但保罗的犹太背景其实是不容忽视的. 过去犹太人因着对保罗书信的误解, 以为他提倡取代神学, 因此很排斥保罗, 认为他是犹太人的叛徒.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开明的犹太学者愿意研究保罗书信, 他们对保罗的印象开始有了转变. 二十世纪着名的犹太学者约瑟夫·克劳斯纳 (Joseph Klausner) 如此评价保罗书信, “很难找到比保罗书信更为典型的犹太塔木德式 (Talmudic) 解经”. 当代着名的犹太塔木德学者丹尼尔·博雅林 (Daniel Boyarin) 也如此评价保罗书信:

对於犹太人和犹太文化的研究, 保罗为我们留下极为宝贵的文献, 他的书信相当於一个第一世纪犹太人的属灵自传. 我赞同保罗的话, 他的确是第一世纪犹太教法利赛派的一员.

综合以上的讨论, 我们的结论是, 用保罗的希腊罗马背景来解读保罗书信, 其实不是正确解读保罗书信的方式. 唯有正视使徒保罗的犹太背景, 将他视为第一世纪的犹太弥赛亚信徒拉比, 我们缠能更加正确地解释并且明白保罗书信.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