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Natalia Y on Unsplash)

现代希伯来语从形成到如今在以色列的盛行, 可以说是除了1948年以色列复国以外的另一个神迹. 自从犹太人被掳到巴比伦之后, 亚兰语 (Aramaic) (一种非常近似希伯来语的闪族语言) 逐渐形成他们除了希伯来语外另一个主要的日常生活语言. 当犹太人从巴比伦被掳回归以色列地后, 亚兰语和希伯来语同为他们日常生活的语言.

然而自从犹太人经历主后66~70年与132~135年两次起义的失败, 以色列地的犹太人流离四散, 大约从主后200年到400年间, 希伯来语渐渐地不再是犹太人日常生活的语言, 甚至连犹太拉比讨论妥拉也都是用亚兰语而不是希伯来语, 比方说巴比伦塔木德 (Babylonian Talmud) 基本上就是用亚兰语写成. 自此以后, 希伯来语只存在于犹太人的诗歌, 祈祷, 与拉比著作当中. 但就日常生活的语言来说, 希伯来语是一个 “死” 的语言.

然而从19世纪下半叶开始, 随着锡安主义运动的兴起, 希伯来语也仿佛从死里复活一般. 经过许多人的努力不懈, 如今希伯来语再度成为以色列的犹太人日常生活的语言.

对于希伯来语的 “复活” 有着不可磨灭贡献的是以利亚撒·本·犹大 (希伯来文 אֱלִיעֶזֶר בֶּן־יְהוּדָה, “Eliezer Ben-Yehuda”). (见下图) 以利亚撒·本·犹大 ( Eliezer Ben-Yehuda ) 是出生于白俄罗斯的犹太人. 他在1881年回归以色列地, 从此完全致力于推广希伯来语的工作, 包括编纂现代希伯来语字典.

因着时代的变迁, 古代希伯来语 (圣经希伯来文) 不能完全符合时代需要. 以利亚撒·本·犹大 ( Eliezer Ben-Yehuda ) 在圣经希伯来文的基础上, 结合米示拿时期的希伯来文法与拼字 (Mishnaic grammar and spelling), 赛法迪犹太人的发音 (Sephardic pronunciation), 以及意第绪语 (Yiddish) (一种结合希伯来语和德语的混合语言, 盛行于阿胥肯纳吉犹太人 Ashkenazi Jews) 的片语和惯用语, 从而创造出切合时代需要的现代希伯来语. 他的儿子本·锡安·本·犹大 ( Ben-Zion Ben-Yehuda ) 成了第一个以现代希伯来语为母语的犹太人.

以利亚撒·本·犹大 ( Eliezer Ben-Yehuda )
by Ya’ackov Ben-Dov,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尽管遭遇重重困难与逼迫, 但以利亚撒·本·犹大 ( Eliezer Ben-Yehuda ) 仍然持续不懈地推广现代希伯来语. 越来越多以色列地的犹太人开始用现代希伯来语作为日常生活的语言. 在1922年以利亚撒·本·犹大 ( Eliezer Ben-Yehuda ) 过世时, 现代希伯来语成为当时英国统治下的以色列地官方语言之一. 当以色列于1948年复国时, 现代希伯来语也毫无悬念地成为以色列主要的官方语言. 如今全世界大约有9百万人说现代希伯来语, 大多数是以色列的犹太人.

现代希伯来语和古代希伯来语 (圣经希伯来文) 的异同, 有些像是中文的白话文与文言文的异同. 两者有许多共通的地方, 但也有许多不同之处. 比方说, 现代希伯来语的字体除了印刷体外, 还有书写体, 不像古代希伯来语只有一种字体.

另外, 学过圣经希伯来文的弟兄姊妹在读现代希伯来语的刊物会发现现代希伯来语是没有母音音标的. 不过这一点其实并不是现代希伯来语和古代希伯来语的差异, 因为古代希伯来语同样没有母音音标. 弟兄姊妹学圣经希伯来文所看见的母音音标事实上是中世纪的犹太拉比发明的, 让后代的犹太人能使用正确的发音读圣经.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