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以色列人,一个美国人,一个印度人,一个俄罗斯人正坐在一家餐馆里。一位记者走过来问道:”对不起,请问,我可以听听你对最近肉类短缺的看法吗?”
那个美国人问道。”什么是’短缺’?”
印度人问道。”什么是 ‘肉’?”
俄罗斯人问道。”什么是 ‘意见’?”
以色列人问道。”什么是 ‘对不起’?”

An Israeli, an American, an Indian, a Russian are sitting in a restaurant. A reporter comes by and asks, “Excuse me, can I get your opinion on the recent meat shortage?”
The American asks: “What’s a ‘shortage’?”
The Indian asks: “What’s ‘meat’?”
The Russian asks: “What’s an ‘opinion’?”
The Israeli asks: “What’s ‘excuse me’?”

这是个在突显不同文化中带出笑点的笑话. 记者随机问一群人有关对肉类短缺的看法和意见. 被期待的答案可能是高言大论, 如这是人类自找的, 这是政府政策问题等. 当然这样就不会是笑话. 一种笑话之所以好笑, 常是因为出乎我们通常的反应范畴, 机智地表现出另一种思路. (对不起, 有时笑话一被分析就变得不好笑了)

接下来不同国家的人的回答显露出大家对这些国家的刻板印象, 比如美国物资的丰盛, 无法体会什么是缺乏, 所以美国人的回答是 “什么是短缺.” 印度人比较多人吃素, 所以回答的是 “什么是肉?” 苏俄的政府给人的感觉还是很铁腕, 所以当他们的回答是 “什么是意见?” 读者也跟着心领神会. 读者期待着那以色列人还能问什么呢, 记者问的这句话的三个重点都呈现出来了, 这笑话以色列人还能怎么回答. 不料, 他的回答竟是在记者问卷调查以外的话, “什么叫 ‘对不起’?”

这个逆转本身就是个好笑点, 但知道以色列人特质的更会拍案叫好. 为什么呢? 以色列虽跟中国一样经历了历史的长河! 中国是礼仪之邦, 在以色列地的犹太人却常常在态度言语的表达上非常直接到让人觉得不甚舒服. 所以这笑话的笑点是以色列人自己都觉得自己人不是习惯客气说话的.

一般来说, 今日在以色列地的父母对孩子们抱怨他们很不听话. 所以父母是寄望借着将来孩子当兵时可以被好好管教一下! 在以色列地留学的朋友也发觉这些孩子们在应对进退上很不客气, 如果是中国孩子早就挨骂挨揍了, 朋友猜是不是其实父母亲态度本身也比较缺乏客气呢? 当然这只是个大概的状况, 笔者的犹太朋友们的小小孩或孙子们还是十分有教养的, 但我们在公车上看到的学生们, 的确比起亚洲甚至美国的孩子们都要更狂野一些…

以色列地的犹太人长年在面对各样物资的有限或缺乏, 加上周围国家时不时发动攻击, 他们自然很难活得优闲雅致. 在男女皆兵的训练后, 大家都变的很坚韧. 觉得他们讲话容易带点刺, 可能是免得被欺负. 所以他们自称生在以色列地的犹太人是萨布拉(Sabra), 就是一种带刺的厚肉植物, 皮粗有刺, 但里面却是甜软多汁.

笔者有一次参加以色列团体旅游, 最后一天赶着要回机场, 但从属巴勒斯坦的撒玛利亚地要进入属以色列管理地的闸口时, 导游紧张地说, “大家赶快祷告吧, 看来这些以色列军人选上我们这车要上来搜查我们是不是从撒玛利亚地带入什么危险物品, 有可能会很久, 恐怕大家要赶不上飞机了.” 我们灵机一动全车就唱起希伯来语歌, “平安, 朋友们.” 我们热情洋溢地操着中国腔大唱希伯来语歌. 上来的这两位年纪轻轻的以色列兵, 看得出我们明白以色列的不容易, 也是真心的在祝福他们, 他们竟然检查不下去了, 热烈盈眶不知所措, 有点慌乱匆忙地下了我们的旅游车. 我们整团都站起来, 从车窗看着他们向着我们挥手道别, 我们也猛挥手回礼. 犹太导游的眼角也湿了, 她说, “我们习惯坚硬地对待要来攻击我们的敌人, 遇到像你们这样愿意来祝福我们的, 我们反而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

那時, 一句經文湧上心頭, “我們愛, 因為 神先愛我們”… (約翰一書 4:19)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