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口傳妥拉 (口傳律法)?

引言

妥拉 (希伯來文 תּוֹרָה, 意思是”教導, 訓誨”) 通常指的是摩西五經, 也就是聖經的前五卷書 – 創世記, 出埃及記, 利未記, 民數記, 申命記. 儘管”妥拉”的字面意思是教導或訓誨, 並不等同於法律, 但因著種種歷史原因, 中英文聖經常常將”妥拉”翻譯為”律法” (Law).

因為摩西五經是以書寫文字的形式流傳, 所以摩西五經又稱為書寫妥拉 (希伯來文 תּוֹרָה שֶׁבִּכְתָב, 英文 Written Torah) 或書寫律法. 相對於摩西五經, 歷代猶太拉比對於摩西五經的解釋, 引申, 與應用, 通稱為口傳妥拉 (希伯來文 תּוֹרָה שֶׁבְעַל פֶה, 英文 Oral Torah) 或口傳律法. 我們或者可以將口傳妥拉視為歷代猶太拉比的聖經註釋.

口傳妥拉是猶太傳統的核心

口傳妥拉是猶太傳統的核心, 並且口傳妥拉對於猶太人如何具體遵行妥拉, 起到關鍵性的作用. 妥拉中的許多誡命, 並沒有定規具體如何遵行, 例如安息日不可作工的誡命:

當記念安息日、守為聖日。六日要勞碌作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華你 神當守的安息日.這一日你和你的兒女、僕婢、牲畜、並你城裡寄居的客旅、無論何工都不可作.

出埃及記20:8~10

儘管妥拉定規安息日不可作工, 但妥拉並沒有明文定規什麼事算是作工. 因此如何具體遵行安息日不可作工的誡命, 有賴於猶太拉比們定規出哪些事算是作工, 哪些事不是. 猶太拉比所定規具體遵行誡命的方式稱為哈拉卡 (希伯來文 הֲלָכָה)ְְ, 意思是”當行的道”.

書寫下來的口傳妥拉

口傳妥拉原本是以口耳相傳的方式流傳, 因而稱為”口傳”. 然而在主後第三世紀初, 拉比猶大·哈-納西 (希伯來文 יהודה הנשיא, 英文 Judah the Prince) 收集當時的口傳妥拉並加以編纂結集成書, 稱為米示拿. “米示拿” (希伯來文 מִשְׁנָה, 英文 Mishnah) 字面意思是”重複” (repetition), 指的是複誦的學習方式: 門徒重複拉比所說的話, 直到滾瓜爛熟為止.

自從米示拿的問世, 後來的猶太拉比繼續針對米示拿的內容進行討論與補充, 並於主後第四世紀與第六世紀將討論結果先後結集成書為耶路撒冷塔木德 (希伯來文 תַּלְמוּד יְרוּשַׁלְמִי, 英文 Jerusalem Talmud) 和巴比倫塔木德 (希伯來文 תַּלְמוּד בָּבְלִי, 英文 Babylonian Talmud). “塔木德” (希伯來文 תַּלְמוּד) 的意思是”學習, 研究”. 巴比倫塔木德的權威與重要性遠超過耶路撒冷塔木德, 以致當人們說起塔木德時, 一般都是指巴比倫塔木德.

口傳妥拉的起源

儘管口傳妥拉最早成書於主後第三世紀初, 然而口傳妥拉的起源要遠早於此. 雖然眾說紛紜, 但多數學者的共識是口傳妥拉至少可追溯至猶太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之時, 也就是所謂的”第二聖殿時期”之初, 相當於主前第五~六世紀. 當文士以斯拉隨同其他猶太人從巴比倫回歸以色列地時,

這以斯拉從巴比倫上來、他是敏捷的文士、通達耶和華以色列 神所賜摩西的律法書 (摩西五經)… 以斯拉定志考究遵行耶和華的律法、又將律例典章教訓以色列人.

以斯拉記7:6, 10

既然文士以斯拉教導百姓妥拉, 他自然而然地需要解釋妥拉並定規如何具體遵行妥拉, 這是口傳妥拉的一個明確的例子. 口傳妥拉可能起源更早, 但沒有明顯的證據.

口傳妥拉的起源不但早於主後第三世紀初成書的時間, 也早於主耶穌的時代. 主耶穌和法利賽人都稱口傳妥拉為”古人的遺傳” (馬可福音7:5, 8). 既然是古人的遺傳, 口傳妥拉自然要遠早於主耶穌的時代, 而不是主耶穌當代的法利賽人才加以定規下來的.

但口傳妥拉無論多早, 似乎不大可能起源於巴比倫被擄之前, 也就是第一聖殿時期. 在第一聖殿時期, 當時的以色列 (包括北國與南國) 仍然是獨立的國家, 並且此時拉比尚未出現, 教導妥拉並定規如何具體遵行妥拉的責任基本是在於祭司, 利未人, 和審判官的身上,

你城中若起了爭訟的事、或因流血、或因爭競、或因毆打、是你難斷的案件、你就當起來、往耶和華你 神所選擇的地方、去見祭司利未人、並當時的審判官、求問他們、他們必將判語指示你。他們在耶和華所選擇的地方指示你的判語、你必照著他們所指教你的一切話、謹守遵行.要按他們所指教你的律法 (妥拉)、照他們所斷定的去行、他們所指示你的判語、你不可偏離左右.

申命記17:8~11

既然口傳妥拉是歷代猶太拉比對於摩西五經的解釋, 引申, 與應用, 那麼沒有拉比的話, 自然就沒有口傳妥拉.

正統猶太教對口傳妥拉起源的認知

然而, 拉比猶太教和後續的正統猶太教都宣稱, 口傳妥拉起源於以色列人出埃及後, 神在西乃山給以色列人的啟示. 他們相信當時 神不但將妥拉 (摩西五經) 賜給摩西, 也將口傳妥拉一併傳給了他. 口傳妥拉乃是 神所啟示對妥拉的解釋, 並且口傳妥拉藉由代代的口耳相傳不間斷地保留了下來:

摩西在西乃山領受口傳妥拉, 並傳給了約書亞, 約書亞傳給了七十個長老, 長老傳給了先知, 先知傳給了大公會.

米示拿 民刑卷 先祖篇 Mishnah Nezikin (Damages) Pirkei Avot (Chapter of Fathers) 1:1

大公會就是新約聖經所說的”公會” (Sanhedrin, 參馬太福音5:22; 使徒行傳5:21), 相傳開始於以斯拉的時代. 按照正統猶太教的說法, 大公會後來又將口傳妥拉傳給了猶太拉比, 而猶太拉比又將口傳妥拉代代相傳地保存了下來.

因著正統猶太教相信口傳妥拉起源於西乃山 神的啟示, 他們因此賦予口傳妥拉與妥拉 (摩西五經) 同等的權威. 並且因為他們相信口傳妥拉是 神對妥拉權威性的解釋, 所以他們認為任何人都必須透過口傳妥拉才能真正理解妥拉, 這實質上賦予了口傳妥拉高於妥拉的權威.

目前, 除了正統猶太教 (特別是極端正統猶太救) 外, 改革宗猶太教和保守派猶太教並不接受口傳妥拉源自於 神在西乃山的啟示的看法.

口傳妥拉並非 神的啟示

口傳妥拉絕非 神在西乃山的啟示, 而是歷代猶太拉比對於摩西五經的解釋, 引申, 與應用. 如果口傳妥拉真是 神在西乃山的啟示, 並且藉著口耳相傳不間斷地保存下來的話, 那麼當主耶穌責備法利賽人過度高舉口傳妥拉:

你們是離棄 神的誡命、拘守人的遺傳.

馬可福音7:8

法利賽人大可振振有詞地回應說, “你在說什麼話? 這些不是人的遺傳, 而是 神的啟示!”

就拿如何具體遵守安息日不可作工的誡命來說, 米示拿的安息日篇 (Tractate Shabbat) 定規了39類在安息日不可作的工. 如果口傳妥拉真是 神在西乃山的啟示, 並且藉著口耳相傳不間斷地保存下來的話, 那麼這應該是所有猶太人自古以來一體遵行的. 然而從歷史的角度來看, 我們看到如何具體遵行安息日的誡命其實是逐步發展的.

首先, 根據阿摩司書8:5和尼希米記13:15~22, 猶太人直到巴比倫被擄歸回的初期, 他們具體遵行安息日不可作工的方式仍然是禁止買賣與從事生產. 到了主前二世紀, 當時的猶太著作禧年書 (Book of Jubilees) 定規了16 項安息日不可作的工. 而主前一世紀時, 亞歷山大的非羅 (Philo of Alexandria) 定規了11項安息日不可作的工. (註: 禧年書和非羅都沒有定規安息日不可治病) 至於寫下死海古卷的昆蘭社區, 則有著最嚴苛的守安息日的規定, 甚至不可在安息日上廁所! 這些歷史證據顯明在不同時期與不同地方的口傳妥拉彼此之間有著相當的差異, 與口傳妥拉是 神的啟示的說法相牴觸.

主耶穌沒有全盤否定口傳妥拉

然而儘管口傳妥拉不是 神的啟示而是”古人的遺傳”, 但主耶穌從來沒有全盤否定口傳妥拉. 如果我們仔細看福音書的記載, 主耶穌反對的其實不是口傳妥拉, 而是: (1) 高舉人的遺傳 (口傳妥拉) 過於 神的誡命 (妥拉), 參馬可福音7章; (2) 假冒為善, 參馬太福音23章; (3) 律法主義, 參路加福音18章; (4) 口傳妥拉與妥拉相抵觸的地方, 參馬可福音7章.

主耶穌與法利賽人對安息日可否醫治的爭議 (參馬可福音3章), 與其看作是主耶穌反對口傳妥拉, 不如看作是主耶穌參與口傳妥拉的討論與定規. 我們不要忘記了, 主耶穌也是第一世紀的猶太拉比 (當然, 祂不是一般的拉比).

主耶穌甚至鼓勵人要遵行口傳妥拉, 祂說:

文士和法利賽人、坐在摩西的位上.凡他們所吩咐你們的、你們都要謹守、遵行.但不要效法他們的行為.因為他們能說不能行。

馬太福音23:2~3

主耶穌基本上鼓勵人具體遵行妥拉, 而口傳妥拉正是定規如何具體遵行妥拉的方式, 因此主耶穌才會說, “凡他們所吩咐你們的、你們都要謹守、遵行”. 但另一方面, 主耶穌並沒有要人全盤地, 盲目地接受口傳妥拉, 而是要有分辨:

耶穌對他們說、你們要謹慎、防備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的酵…門徒這纔曉得他說的、不是叫他們防備餅的酵、乃是防備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的教訓。

馬太福音16:6, 12

遵行口傳妥拉的先決條件, 是要明白口傳妥拉不管多好, 都仍然是”人的遺傳”, 而不等同於”神的誡命”. 若是口傳妥拉有與妥拉相牴觸的地方, 當然必須以妥拉為準. 此外, 遵行妥拉與口傳妥拉, 必須出於正確的愛 神愛人的動機, 務必避免假冒為善與律法主義.

結語

口傳妥拉是歷代猶太拉比對於摩西五經的解釋, 引申, 與應用的思想結晶, 是猶太民族認真想要遵行妥拉, 將妥拉具體落實在生活每一層面的歷史紀錄, 也是整個猶太傳統的核心. 對於口傳妥拉, 我們基督徒應有相當的尊重, 就像我們尊重早期基督徒教父著作一般.

另一方面, 口傳妥拉不是 神的啟示. 如今的正統猶太教似乎仍然重蹈當初法利賽人的覆轍, 過度高舉”古人的遺傳”. 遺憾的是, 當初的法利賽人知道口傳妥拉是”古人的遺傳”, 今日的正統猶太教卻相信口傳妥拉是”神的誡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