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耶穌用的是什麼語言?

引言

主耶穌和祂的猶太門徒的日常語言是亞蘭文和希伯來文, 並以亞蘭文為主. 亞蘭文與希伯來文同為閃族語言, 並且彼此有許多相似之處. 猶太人被擄到巴比倫有七十年的光景, 亞蘭文因此成了他們主要的日常語言. 甚至在他們被擄回歸後, 他們仍然繼續說亞蘭文, 特別是在加利利的猶太人更是如此. 然而因著亞蘭文和希伯來文的近似, 猶太人混合使用這兩種語言其實很自然, 並沒有任何突兀之處.

亞蘭文

有幾處新約聖經經文明確顯示主耶穌說亞蘭文. 比方說, 主耶穌使管會堂的睚魯的女兒復活時, 對她說:

大利大古米.[繙出來、就是說、閏女、我吩咐你起來]。

馬可福音5:41

大利大古米” 是亞蘭文 טַלִיתָא קוּמִי 的音譯. 其中 טַלִיתָא (“大利大”) 是亞蘭文 “小綿羊” 的陰性形式, 引申為 “年輕的女孩”, קוּמִי (“古米”) 是亞蘭文對女性說 “起來!”. 值得一提的是, 希伯來文對女性說 “起來!” 也同樣是 קוּמִי (“古米”).

另一個主耶穌說亞蘭文的例子是祂被釘在十字架時引用詩篇22:1所說的話:

約在申初、耶穌大聲喊著說、以利、以利、拉馬撒巴各大尼.就是說、我的 神、我的 神、為甚麼離棄我。

馬太福音27:46

以利、以利、拉馬撒巴各大尼” 是亞蘭文 אֵלִי אֵלִי לְמָה שְׁבַקְתָּני 的音譯. 而詩篇22:1的希伯來原文為 אֵלִי אֵלִי לָמָה עֲזַבְתָּנִיְ, 音譯為 “以利、以利、拉馬阿紮夫塔尼”. 兩者不但發音接近, 並且 אֵלִי (“以利”, 我的 神) 與 לְמָה/לָמָה (“拉馬”, 為什麼) 的亞蘭文和希伯來文 (幾乎) 完全相同, 唯一的不同只有 “離棄” 而已. 以上兩個例子不但證明主耶穌說亞蘭文, 也同時顯示出亞蘭文和希伯來文的相近.

因著主耶穌和猶太門徒說亞蘭文, 亞蘭文似乎對早期教會有相當的影響. 使徒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寫道:

若有人不愛主、這人可詛可咒。主必要來

哥林多前書16:22

其中 “主必要來” 的希臘原文 μαράνα θά (“maranatha”,”馬拉那撒”), 事實上是亞蘭文 מָרָנָא תָא (“我們的主, 來!”) 的音譯. מָרָנָא (“馬拉那”) 的意思是 “我們的主”, תָא (“撒”) 的意思是 “來!”. 保羅竟然會在寫給說希臘文的哥林多人的書信用到亞蘭文, 這顯示了亞蘭文對早期門徒的影響深遠.

希伯來文

過去學者認為希伯來文在主耶穌的時代已經絕跡, 不再是日常生活的語言, 主耶穌和門徒只說亞蘭文而不說希伯來文. 然而因著包括死海古卷在內考古學的發現, 越來越多的考古證據顯示主耶穌時代的猶太人仍然在日常生活當中使用希伯來文, 希伯來文並沒有絕跡.

在主耶穌時代, 希伯來文非但沒有絕跡, 並且是當時猶太拉比教導門徒用的語言. 猶太拉比之所以用希伯來文教導門徒, 很可能是因為舊約聖經是以希伯來文寫成, 希伯來文因此被認為是神聖的語言, 適合用來教導聖經. 主後3世紀猶太拉比教導的結晶 “米示拿” (Mishnah) – 拉比的聖經討論, 就是用希伯來文加以記錄. 既然主耶穌是猶太拉比, 祂多半也是用希伯來文教導門徒, 並且用希伯來文與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辯論.

既然希伯來文沒有絕跡, 並且是猶太拉比教學用的語言, 新約聖經中常提到的 “希伯來話” 應該就是指的希伯來文, 而不是以前學者所主張的亞蘭文, 例如:

千夫長准了、保羅就站在臺階上、向百姓擺手、他們都靜默無聲、保羅便用希伯來話對他們說…眾人聽他說的是希伯來話、就更加安靜了。

使徒行傳21:40; 22:2

眾人很可能因著使徒保羅用拉比教學的語言說話, 出於對拉比的尊重, 因此安靜下來 (保羅是法利賽人).

結語

主耶穌與祂同時代的猶太人一樣, 在日常生活中使用亞蘭文和希伯來文的混合語言 (以亞蘭文為主), 並且在教導門徒時使用希伯來文. 此外, 主耶穌也有可能會說一些希臘文, 但希臘文絕非祂日常的語言.

參與討論

1 則留言

  1. 謝謝展華傳道的分享與教導,使我對主耶穌時代的歷史文化,有多一分的了解,請您多多分享這一方面的資訊,使我更明瞭聖經的原意,謝謝!
    希伯來文能流傳至今日,應是神的保守和大能的張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