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後10世紀的馬索拉抄本-阿勒坡手抄本 Aleppo Codex 的一頁, Yad Ben Zvi,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今日, 幾乎所有聖經譯本都是根據原文聖經所翻譯的: 舊約聖經是根據舊約希伯來文聖經, 而新約聖經則是根據新約希臘文聖經. 而從中世紀流傳下來的馬索拉抄本 (Masoretic Text), 是我們目前已知最早的完整舊約希伯來文聖經手抄本. 其他更早的舊約希伯來文聖經手抄本不是沒有, 但都只剩下殘篇而已, 並不是完整的舊約希伯來文聖經. 目前絕大部分的舊約聖經譯本都是基於馬索拉抄本所翻譯.

確切地說, 馬索拉抄本不是單一的手抄本, 而是數以千計的中世紀時期的舊約聖經手抄本. 那些抄寫舊約聖經的中世紀猶太文士被稱為 “馬索拉” (Masorete), 意思是 “傳遞者” (transmitter). 因此他們抄寫的舊約聖經手抄本被稱為 “馬索拉抄本”.

這些馬索拉抄本的時間橫跨主後6世紀到11世紀. 大部分流傳至今的馬索拉抄本都只剩下舊約聖經的殘篇. 目前我們已知包含完整舊約聖經的最早的馬索拉抄本是11世紀的列寧格勒手抄本 (Leningrad Codex). 之所以稱為 “列寧格勒手抄本” 是因為這份完整的舊約聖經馬索拉抄本保存於俄國的列寧格勒, 也就是今日的聖彼得堡.

列寧格勒手抄本其中一段
Shmuel ben Ya’akov,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既然列寧格勒手抄本 – 包含全本舊約聖經的最早的馬索拉抄本的成書時間是主後11世紀, 距離舊約聖經最後一卷書寫成的時間 (約主前2世紀), 已經過了大約一千三百年的光陰, 以往人們總是對馬索拉抄本的可靠性存疑.

但1940年代晚期發現的死海古卷大大改變了人們的想法. 死海古卷是主前2世紀到主後1世紀居住在以色列昆蘭社區的愛色尼人保存在山洞裡的書卷, 包括除了以斯帖記以外的所有舊約聖經手抄本 (不過大部分書卷都不完整). 當學者比對馬索拉抄本與死海古卷的舊約聖經手抄本時, 他們發現兩者之間驚人的一致, 有些部分甚至一模一樣! 並且兩者的不同之處絕大部分是由於希伯來語的演變或是來自於不同的文字傳統, 而不是馬索拉文士竄改舊約聖經. 可以說, 儘管經歷了一千三百年的漫長歷史, 但馬索拉抄本仍然是相當可靠的聖經抄本.

為什麼馬索拉抄本如此可靠? 因為這些敬虔的馬索拉文士相信他們抄寫的舊約聖經是 神的話, 一點一畫都不可以改變, 所以他們不但小心翼翼地一筆一劃地抄寫, 還發明種種驗證的方法以確保抄寫無誤. 正因著這些馬索拉文士, 我們今日纔有可靠的舊約希伯來聖經手抄本, 也因此纔有可信的舊約聖經譯本.

此外, 馬索拉文士除了忠實地抄寫舊約聖經, 他們還發展出一套希伯來文的母音符號的系統, 並且應用在馬索拉抄本中, 讓後代的人可以知道希伯來文的正確發音. 從這個角度來說, 馬索拉文士對於希伯來文的復甦與現代希伯來文的誕生, 也有著不可磨滅的重要貢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