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Natalia Y on Unsplash)

現代希伯來語從形成到如今在以色列的盛行, 可以說是除了1948年以色列復國以外的另一個神蹟. 自從猶太人被擄到巴比倫之後, 亞蘭語 (Aramaic) (一種非常近似希伯來語的閃族語言) 逐漸形成他們除了希伯來語外另一個主要的日常生活語言. 當猶太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以色列地後, 亞蘭語和希伯來語同為他們日常生活的語言.

然而自從猶太人經歷主後66~70年與132~135年兩次起義的失敗, 以色列地的猶太人流離四散, 大約從主後200年到400年間, 希伯來語漸漸地不再是猶太人日常生活的語言, 甚至連猶太拉比討論妥拉也都是用亞蘭語而不是希伯來語, 比方說巴比倫塔木德 (Babylonian Talmud) 基本上就是用亞蘭語寫成. 自此以後, 希伯來語只存在於猶太人的詩歌, 祈禱, 與拉比著作當中. 但就日常生活的語言來說, 希伯來語是一個 “死” 的語言.

然而從19世紀下半葉開始, 隨著錫安主義運動的興起, 希伯來語也彷彿從死裡復活一般. 經過許多人的努力不懈, 如今希伯來語再度成為以色列的猶太人日常生活的語言.

對於希伯來語的 “復活” 有著不可磨滅貢獻的是以利亞撒·本·猶大 (希伯來文 אֱלִיעֶזֶר בֶּן־יְהוּדָה, “Eliezer Ben-Yehuda”). (見下圖) 以利亞撒·本·猶大 ( Eliezer Ben-Yehuda ) 是出生於白俄羅斯的猶太人. 他在1881年回歸以色列地, 從此完全致力於推廣希伯來語的工作, 包括編纂現代希伯來語字典.

因著時代的變遷, 古代希伯來語 (聖經希伯來文) 不能完全符合時代需要. 以利亞撒·本·猶大 ( Eliezer Ben-Yehuda ) 在聖經希伯來文的基礎上, 結合米示拿時期的希伯來文法與拼字 (Mishnaic grammar and spelling), 賽法迪猶太人的發音 (Sephardic pronunciation), 以及意第緒語 (Yiddish) (一種結合希伯來語和德語的混合語言, 盛行於阿胥肯納吉猶太人 Ashkenazi Jews) 的片語和慣用語, 從而創造出切合時代需要的現代希伯來語. 他的兒子本·錫安·本·猶大 ( Ben-Zion Ben-Yehuda ) 成了第一個以現代希伯來語為母語的猶太人.

以利亞撒·本·猶大 ( Eliezer Ben-Yehuda )
by Ya’ackov Ben-Dov,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儘管遭遇重重困難與逼迫, 但以利亞撒·本·猶大 ( Eliezer Ben-Yehuda ) 仍然持續不懈地推廣現代希伯來語. 越來越多以色列地的猶太人開始用現代希伯來語作為日常生活的語言. 在1922年以利亞撒·本·猶大 ( Eliezer Ben-Yehuda ) 過世時, 現代希伯來語成為當時英國統治下的以色列地官方語言之一. 當以色列於1948年復國時, 現代希伯來語也毫無懸念地成為以色列主要的官方語言. 如今全世界大約有9百萬人說現代希伯來語, 大多數是以色列的猶太人.

現代希伯來語和古代希伯來語 (聖經希伯來文) 的異同, 有些像是中文的白話文與文言文的異同. 兩者有許多共通的地方, 但也有許多不同之處. 比方說, 現代希伯來語的字體除了印刷體外, 還有書寫體, 不像古代希伯來語只有一種字體.

另外, 學過聖經希伯來文的弟兄姊妹在讀現代希伯來語的刊物會發現現代希伯來語是沒有母音音標的. 不過這一點其實並不是現代希伯來語和古代希伯來語的差異, 因為古代希伯來語同樣沒有母音音標. 弟兄姊妹學聖經希伯來文所看見的母音音標事實上是中世紀的猶太拉比發明的, 讓後代的猶太人能使用正確的發音讀聖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