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中世紀後, 歐洲基督徒深受早期基督徒教父的反猶太主義的影響, 反猶太主義的思想普遍彌漫在教會和一般基督徒當中. 整個猶太民族都被視為基督徒的敵人. 由於這個緣故, 當猶太人信主耶穌時 (不管是自願還是強迫), 除了一般基督徒的信仰宣言外, 猶太基督徒還被強迫作諸如以下的信仰宣言:

我宣告棄絕所有的習俗、權利、律法、無酵餅和希伯來人的逾越節羔羊、和所有其他希伯來人的節期、獻祭、祈禱、潔淨、禁食、聖化、贖罪、月朔和安息日、迷信、讚美詩、宣誓、唱詩、守禮和猶太會堂,以及希伯來人的飲食。

總而言之,我宣告完全棄絕猶太人的一切,每一條法律,每一項權利,每一個習俗。如果我被發現與猶太人一起吃飯,或與他們一起過節,或秘密地與他們交談,或與他們一同批評基督教,而不是公開駁斥他們,並譴責他們虛偽的信仰,那麼就讓該隱的戰兢和基哈西的痲瘋病並來世的詛咒都附著在我身上,並願我的靈魂在永世裡與撒旦和鬼魔一同坐席。

(翻譯自部份的PROFESSION OF FAITH, FROM THE CHURCH OF CONSTANTINOPLE, From Assemani, Cod. Lit., 1, p. 105.)

對當時的基督教會 (外邦教會) 來說, 一個猶太人要作基督徒, 單單接受主耶穌作他的主和救主是不夠的, 他還必須棄絕他原本猶太人的身分, 徹底與他的猶太家人, 親友, 和同胞劃清界限, 不但要恨惡所有猶太人, 把猶太人都當作敵人, 還要棄絕一切與猶太人有關的事物, 包括聖經節期以及種種傳統, 文化, 習俗等等. 教會甚至還強迫剛信主的猶太基督徒吃豬肉, 以證明他的確棄絕了猶太人的身分.

當猶太基督徒剛信主耶穌時, 教會就要求他們宣誓從此以後不再過逾越節, 吃逾越節筵席, 儘管主耶穌與門徒最後的晚餐正是逾越節筵席. 教會不但禁止猶太基督徒過逾越節, 也禁止他們繼續過安息日與聖經節期, 給孩子行割禮, 吃潔淨食物等, 而這些都是 神吩咐猶太人世世代代要謹守遵行, 也都是主耶穌和早期猶太門徒謹守遵行的. 猶太人認為遵行 神的誡命是他們對 神信實的表現, 但外邦基督徒卻因著早期教父的錯誤教導而誤解猶太人是要靠行為得救.

試問當外邦教會因著自己的取代神學和對猶太人的誤解, 禁止信主耶穌的猶太人繼續遵守 神給他們的聖經誡命, 猶太人如何能夠因著外邦教會認識主耶穌是他們的彌賽亞? 敬虔的猶太人到底是應該選擇殉道而死, 還是放棄對 神的信實? 猶太人是否會看待教會的作法是想要消滅猶太人? (事實上, 教會的確是想要消滅猶太人)

諷刺的是, 初代教會在耶路撒冷大會中 (參使徒行傳15章), 猶太使徒和長老對外邦門徒展現了最大的善意和包容, 定規外邦人不須要放棄外邦人的身分受割禮作猶太人, 只要信主耶穌就可以作基督徒. 然而後世的外邦基督教會卻對猶太人展現了最大的敵意和壓迫, 定規猶太人除了信主耶穌外, 還必須放棄猶太人的身分, 棄絕猶太人的一切, 並與所有猶太家人與同胞斷絕往來, 才能作基督徒! 在這樣的情形下, 弟兄姊妹還會對大多數猶太人為什麼至今仍不信主耶穌感到納悶嗎?

參與討論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