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猶太笑話到猶太文化 (1) 解說

There are three guys—a Frenchman, a German, and a Jew—making their way across the desert after their car breaks down. The German says “I’m so thirsty. I must have some beer,” and the Frenchman says, “I’m so thirsty. I must have some red wine,” and the Jew says, “I’m so thirsty. I must have diabetes.”

有三個人–法國人、德國人和猶太人。他們的汽車在穿越沙漠時拋錨了。

德國人說:我好渴,我想有啤酒就好了。
法國人說:我好渴,我想有紅酒就好了。
猶太人說:我好渴。我想我是有糖尿病了。

笑話的開場白常有三個不同國籍的人, 比如以下我們熟悉的劍客笑話:

法國, 日本, 與中國的劍客聚集一堂預備比個高下, 當時幾隻蒼蠅飛來飛去, 惹動這些劍客.

法國劍客拿起西洋劍, 對著蒼蠅帥氣地一揮, 只見蒼蠅當下被劈為兩半飄然落地, 眾人齊聲喝彩.

日本劍客拿起武士刀, 在瞬間的刀光中, 只見蒼蠅被劈成四片飄然落地, 眾人又齊聲喝彩.

中國劍客不慌不忙出場, 他拿出華山寶劍對著蒼蠅微微地揮動一下, 只見蒼蠅還在飛, 眾人很是錯愕;他鎮靜地說: “抓住這蒼蠅!” 蒼蠅被一人擒下. 劍客說, “看它的眼皮.” 這人驚喊, “這蒼蠅已經變成是雙眼皮了.”

這兩個笑話類似的地方是讀者們對不同國家的人有著一些既有的認知與推想, 法國有紅酒, 德國有啤酒, 這裡自然的推論是猶太人說 “I must have… 真想要有什麼喝的. 但這猶太人似乎冒出超乎想像的回答 “I must have diabetes” 我一定 糖尿病了. 這是最直觀的一個梗,是引笑點.不過有那麼好笑嗎?

這笑話在猶太人中十分受歡迎. 為什麼?  因為笑話中包含了只有他們圈內人才能明白的淚水與驕傲.  

首先, 幾千年來在列國中被拋來拋去的猶太民族有不少人散居在歐洲各地, 他們長久被欺壓, 被誤解, 被歧視, 被驅逐.(參認識猶太人文章中有關中世紀基督徒反猶的4篇文章)認識猶太人: 中世紀基督徒的反猶主義 (1, 2, 3, 4)

在漫長的猶太歷史裡, 多數猶太人是苦哈哈地處在如何可以存活下去的光景裡, 哪裡會有紅酒, 啤酒, 或伏特加可以喝? 對他們來說, “I must have red wine, beer…" “我一定要有XX飲品” 這樣理所當然的態度和言語並不存在於他們的生活裡. 

“活著"是他們最要緊的事, 所以務實是他們民族歷史的產物.  到今日, 在以色列地仍有很務實的設計.  沖澡的玻璃門常不是完整的一大片, 而是大約是一半大小,只要水不濺出來就可以了, 公共地區不是垃圾桶, 而是可以掛上大塑膠袋的架子. 多數人使用的不是拖把, 而是一根可以把大毛巾固定住的鐵棒.  所以就拿舊毛巾來擦地.

笑話裡的法國人和德國人, 覺得遇見這大災難, 一定要有個好東西來慰勞自己一下. 但經歷過大屠殺慘痛經驗的猶太民族, 已經學會在苦難中預備好有更糟糕的事可能緊跟後頭, 有種禍不單行的概念. 所以 猶太人的血液裡流著疑神疑鬼, 神經質, 容易緊張等特質. 已故的 Intel CEO Andy Grove是納粹大屠殺的倖存者, 他有一句名言是 “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 只有那些非常神經質的人才能存活下來.

回過頭再看這笑話, 車子在沙漠中拋錨後, 三個人都會渴, 習慣於安舒生活的法國人與德國人自然而然想到紅酒和啤酒. 而這長久被教導要保持高度警覺, 為禍不單行做好預備的猶太人, 感覺自己口乾舌燥, 就驚恐於比口渴還要更嚴重的問題可能會隨之而來, 就是自己 (must have)一定有糖尿病了.

猶太人會很有共鳴地大笑, 不但是因為他們懂得這是他們共同承擔著的一種壓力.  而令他們開懷的可能是, 多數的猶太家庭非常重視教育, 有當醫生的猶太家庭比比皆是. 這笑話中的猶太主人翁雖然不是高富帥的歐洲紳士, 甚至還唐突又不雅地說 (I must have diabetes 我一定是有糖尿病)這種蹩腳的話, 但他卻還是一個知道糖尿病徵兆知識淵博的猶太人.  一位猶太學者分析猶太笑話時說, “猶太讀者潛意識裡可能覺得雖然我們猶太人遭遇了非常多逼迫和艱苦. 但我們還是挺優秀的.” 猶太笑話常是笑中帶淚, 有著歷史的辛酸和挺過辛酸的驕傲, 壓力得釋的快感.

最近我們家發生了一件意外, 讓我體會一點點活得神經緊繃的感受. 前幾天兒子在廚房不小心打碎了一個玻璃保鮮盒, 他的腳背被玻璃碎片扎了好幾個小洞. 我小時候也經歷過同樣的事. 記得媽媽特別小心幫我把玻璃拔出來, 教我仔細檢查傷口還有沒有玻璃碎片, 消毒上藥等. 然後穿上鞋, 回到廚房把地徹徹底底掃了好幾遍, 再用不要的布沾濕了去抹, 還要拿香皂把地分幾區去吸, 最後是用手電筒去照…

媽媽仔細用心的愛也成為我們家處理玻璃碎片的傳統. 這幾天, 發覺我和兒子踩到地上硬硬的東西都有點緊張兮兮的, 馬上看看是不是玻璃崁進肉裡了, 不料一小片玻璃真是刺入腳掌了, 把玻璃拔出, 流了幾滴鮮血, 讓我們更是謹慎到精神緊張. 連踩到硬麵包屑都讓我們馬上抬腳, 輕輕地碰觸檢視看是不是玻璃. 一看到抬腳, 我們馬上會問對方, 你還好嗎…

如果就連這小小的事件都讓我們精神緊張, 何況是幾千年來處在動盪不安, 常面對生命危險的猶太人呢… 但當猶太人感受到我們對他們帶著一份友善的同理心時, 他們會比較放鬆下來, 有些甚至眼中會流露出“久逢知己”的喜樂, 就很自然把我們也當成他們的圈內人了.

其實再想想, 不論是不是猶太人, 我們的家人, 或是我們自己, 誰沒有受過傷?誰不希望別人以恩慈相待?誰不渴望有相互扶持的同伴?還不認識耶穌的,豈不更需要在我們身上看到當年耶穌恩待撒該, 井邊撒瑪利亞婦人. 偷摸祂衣裳繸子的血漏婦人等美好的樣子嗎?這可能比我們是否能說服對方信耶穌更加基本. 當我們看著福音對象可以真心地說 “他不重,他是我的兄弟” 時, 這是我們自己生命的一種得勝. 相信 神也會用笑臉觀看我們與福音朋友們的交流與互動.

本週猶太笑話 從猶太笑話看猶太文化 (2) 他剛剛戴著一頂小圓帽

參與討論

6 則留言

  1. 其實我想到的是,猶太人只要想著自己的身體有狀況,就可以不會想著肉體上的需要
    轉移注意力🤣🤣🤣

    1. Mira, 您跟猶太人第一線的接觸經驗, 真是別有洞見. 真好! 這是我從來沒想過的. 謝謝分享. 真是集思廣益!

  2. 當我們看著福音對象,真心說:「他不重,他是我兄弟」,這是我們生命的一種得勝!
    好棒的文章與提醒!基督徒看聖經、而世人看基督徒,美好的福音傳遞是用生命影響生命!

    1. 您的 “基督徒看聖經、而世人看基督徒,美好的福音傳遞是用生命影響生命!” 實在是經典. 謝謝分享!

  3. 这个笑话太好笑啦!! ! 哈哈哈 期待看到更多的犹太笑话,更多了解他们。 谢谢分享!

    1. 有知音的感覺真好. 我相信您跟猶太人相處一定會很有意思! 我們繼續努力提供”從猶太笑話看猶太文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